有心则灵

cop_blueskycop_sunnycop_sunset时空变幻心为天,
心花灿烂总天蓝;
若遇连天缤纷雨,
绿树红墙也缠绵。

:有感于丹麦进入9月份之后仍有如此秋高气爽的蓝天和姹紫嫣红的晚霞引来微信朋友圈里不断地美景奉献,特抽取三张并配以小诗一首,题为“有心则灵”,以飨读者。照片版权因而归原作者所有。

诗的前两句和一位朋友在晴朗蓝天下奉献给大家的好景致;后两句和一位朋友在阴雨连绵中分享给大家的好心情。

“有心则灵”,意寓人的心境其实自己做主,无论怎样的风云变幻,都应以平常心待之,则总能境中取胜,

周末愉快!

IMG_20160826_191343[1]看到这样一片草坪你会想到啥?没啥,你一定会说:就一片草坪呗,誰还没见过!会不会想到后面的蓝天白云?你肯定觉得不沾边吧 再给你上一瓶 7.9 度的啤酒,有点感觉了吗?当你看着草坪疯长,当你终于忙里偷闲去搬出那才用了一年算得上半新的割草机准备为草坪IMG_20160824_194057[1]理发的时候,割到一半,咣!割草机熄火了,再也打不着了,过了两天再打,还是打不着;再过两天再打,还是打不着。这样一个星期就过去了,你在想,要去保修吗?保修还是不保修,这是一个问题。莎士比亚是这样说的。突然想起来,我是工程师哎,号称有超强解决问题的能力,怎么不烟酒一番就去保修?! IMG_20160826_193739[1]断定不可能啊!找出从来不相信的说明书,一堆废话之后的确帮助不大。Men,找到一点灵感,开始实验科学。第一招不行,第二招,成了!彻底解决了从买来割草机就存在的一个历史遗留问题!终于可以割草了!割完了就是刚才那样,你说那时候我的心情是不是该像蓝天白云一样灿烂?是不是该打开一瓶度数最大的啤酒庆祝一番?因为一个工程问题解决了,经验增加了,保修不再是一个问题了,没有不知道到底为什么打不着火了的疑问了,而最重要的是,花园变整洁美丽了,再加上这秋老虎一般的丹麦夏日,周末愉快可期了。

中国之夜

丹麦朋友 Klaus 从中国旅游回来,兴冲冲地给我们打来电话,约好时间去他家里吃晚饭。他同时还邀请了另外两位与他此次中国之行有关的中国朋友小A和小B共进晚餐,以畅谈他此次中国三周行的感受。由于他此次邀请的都是中国朋友,要谈的也都是中国的事情,因而他把此次聚会称为“中国之夜”。

Klaus 与我同在一座楼里办公。早在半年前,当他知道我是来自中国的时候,便与我谈起了他要去中国访问的计划。后来我又了解到,Klaus 曾于 1978 年去中国考察过一次,他的妈妈于二十年代出生在中国的上海,此次他们母子同行,带有一定的“故地重游”的含义,因而他们,特别是 Klaus 的母亲,内心的喜悦禁不住溢于言表。行前,Klaus 请我们到他妈妈家共进晚餐,为他们介绍一些去中国旅游的注意事项。作为一个出生在上海的丹麦人,Klaus 的妈妈首先关心的是她在上海是否还能找到她当年出生的地方。为此,我们特意为他们安排了到一位上海朋友家共进晚餐的日程。他们对中国的太极拳,中国的地方戏剧,以及中国公园里的集体舞都怀有浓厚的兴趣,届时要亲自去尝试一番。

三个星期在中国,他们随团游览了北京、西安、桂林、上海、杭州等地,体验到了登上长城方好汉的喜悦,欣赏到了兵马俑所展示的中国古代繁荣,亲眼目睹了桂林的山水甲天下,置身于上海这个东方大世界里那豫园那玉佛那龙华寺使他们眼花缭乱、目不暇接,西子湖畔一叶扁舟把他们荡入了一片神仙世界……。除了夏季的烈日炎炎、间或阴雨绵绵使他们略感不适之外,其它的一切都是那么尽如人意。他们满是收获,兴奋不已,带回来的不仅仅是数不清的风光美景、画中丽人,还带回了更为珍贵的纯洁友谊、“故土”情深。

“中国之夜”以放映 1978 年的幻灯片拉开序幕。看着幻灯片中那个年代的街头巷尾、衣食住行、人文景观,的确象是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虽说照片也是彩色的,但从照片上却看不到太多的色彩。也许西方人到了中国更注重涉猎他们想象当中的中国色,所以幻灯片上多次出现了诸如街头路面破烂王、粮店门前排队长、清晨早起刷桶忙的画面,全然不见高楼即将拔地起、童叟少壮展新姿的端倪。从整个画面看,那时的中国大地确有几分百废待兴之势。

接下来我们一起欣赏的是他们此次中国之行所拍摄的许多照片。中国十四年的巨变,体现在人们的衣食住行上,体现在人们的精神面貌上,体现在街道两旁的高楼大厦上,体现在商店里琳琅满目的物品摆在货架上。天似乎变得更蓝了,人们笑得也更甜了。要吃饭不再是排大队等冷脸,自有那笑脸相迎的服务员连拉带劝、百般耐烦。要吃活鲜是不是?您稍等。转眼就是一条大蛇呈现在你的面前。先是剖腹取蛇胆,兑上一杯美酒,一饮而尽,保你上下通气、颐养天年;再是蛇肉味道鲜,不吃此回心不甘。这丹麦人还真怪,平日里你要是告诉他们吃狗、吃猫、吃老鼠,他们的眼睛会瞪得跟嘴巴一样大,可是他们在做蛇羹的现场竟然毫无畏惧,把弄蛇人的一举一动全都留在了照片上。虽说那弄蛇人整日里与蛇打交道,但每次弄蛇的时候,其紧张的神情还是全然留在了画面上。

“你们家的房子很漂亮,” Klaus 的妈妈指着一张照片对小A说,这是小A来到丹麦之后她家才搬进去的新居,“你们一家人对我们也特别好。” Klaus 的妈妈在感激之余,话语中也不时带有几分幽默:“上海的变化太大了,就连出租司机也不认路了。当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你们家的时候,你爸爸已在烈日下面等了足足有两个小时了。可怜的他哟!”她的一番话把我们大家都逗乐了。

Klaus 也拿了一张照片对小B说:“看看这是谁。”“哇噢”一声,差一点没把小B给高兴得热泪盈眶。照片里有她日夜思念的家人之一--二姐。原来,在 Klaus 和他妈妈游览上海时,受到小B家人的热情接待,并由其二姐带他们乘坐了颇具上海特色的黄浦江夜景游览船。“当我们坐在黄浦江夜景游览船上的时候,看着浦江两岸的万家灯火,我们完全忘记了那是在中国。不,不,是黄浦江两岸的夜色把我们给迷住了,我们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存在。”很显然,我们在座的几位中国人都被 Klaus 的情绪打动了,谁不希望自己的家乡越变越美?谁不希望自己的祖国越变越强?    接下来我们又一起欣赏了其它的照片,每一张照片都凝结了一个故事,每个故事叙述的都是中国这些年的变化。中国的戏曲已欣然走进了西方人的脑海,他们在欣赏地方戏曲的时候已不再只是看看热闹,而是要弄明白其中的每一个情节。与此同时,境外的卡拉OK也已深入到中国大地上每一个娱乐场所。但更为有意思的是,卡拉OK的词曲已不再仅限于港台或大陆流行歌曲,一些简单易唱家喻户晓的歌曲也已进入卡拉OK的行列,这尤其吸引了众多想在中国一过卡拉OK瘾的外国游客。当“中国之夜”渐入佳境的时候,Klaus 为我们哼唱了一首他在中国游览期间学会的卡拉OK:“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立时博得在场人士的热烈掌声。可以肯定的是,Klaus 不会认识上述歌词中的任何一个句子,但是他很完美地把这首歌给唱下来了。    夜深了,“中国之夜”已进入了尾声,但所有人的聊兴都依然正浓。每个人都有着各自不同的希望:作为一个环保方面的专家,Klaus 希望以后与中国同行建立越来越多的业务来往;Klaus 的妈妈希望自己的出生地越变越美,将来有一天她要再一次“寻根访古”;而我们每一个在中国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则憧憬着自己的祖国将来有一天真正地强大起来,期待着东方真正变亮的那一天。但无论各人的希望如何,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愿“中国之夜”结束的时候,一颗中国之星又悄然升起。

(注:本文原载于《美人鱼》杂志1994年第六期)

袖珍海岛——克里斯丁

丹麦由大大小小的四百多个岛屿组成,而克里斯丁(Christian)岛则是小岛之外的又一个小岛。该岛位于波恩荷尔姆(Bondholm)岛东北(远离丹麦本土方向)约20公里,又由三个更小的海岛组成,其中两个较大的海岛由一座小桥相连,有人居住,另一座小岛则为鸟的家园,上面栖息着几十种各种各样的海鸟,数之不尽。

一个偶然的机会,随丹麦技术大学CDC学生实习队赴克里斯丁岛,在岛上滞留了三天,对如此袖珍海岛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与其它的旅游胜地不同,克里斯丁岛不是以造型别致的建筑物、奥秘其中的博物馆、激动人心的游乐场来吸引游客,这里实在是没有什么象样的建筑物,也没有什么奇妙的博物馆,更没有什么诱人的游乐场。这里有的只是不到一平方公里的陆地,120人的居民,60座由丹麦本土居民建造的别墅。另外岛上还有一座教堂、一所学校、一家餐馆、一个小卖部、一间邮电所、一个航标塔……,当然,沿着小岛环行一圈,还可以不时地见到大大小小的炮台,那是克岛居民当年抵御外来入侵的见证(经辨别方向,炮台多数对准俄国方向)。还有的就是满天飞翔的各种海鸟和它们那抑扬顿挫的叫声,配着一阵阵的波涛声,构成一幅绝妙的大自然画图。长期处于劳累中的人们来到克里斯丁岛上消闲几天,就这么顺着海边漫步,听着浪涛声和鸟叫声构成的这首交响乐,绝对可以亲历置身大自然的美好感受,并使疲劳的身躯得到良好的恢复。

克里斯丁岛上的居民主要以旅游和打鱼业为生。不要小看岛上仅有120位居民,他们每年接待的游客可多达7万2千人。游客多数来自德国,他们也正是受够了大工业城市带给他们心灵上的无限压抑和身体上的无限疲倦才来到这个原始、自然的小岛上而尽情享受这风光美景的。打鱼人则为岛上居民和游客提供新鲜的海货。一般说来,只有够上一定尺寸的鱼儿们才有“资格”被人享用,其它的那些“小可怜们”则又被重新放归大海。

克里斯丁岛实行(一名)长官负责制,长官由丹麦国防部选派,由此便可看出丹麦对此袖珍小岛的重视程度,据说这是出于战略的考虑。为了保持小岛的自然风貌,丹麦政府规定保留现有的60座别墅,不准再以任何形式新建或扩建别墅。所以,谁要想在此小岛上得到一座别墅,只好等这60座别墅中的哪一位主人要出手的时候才能如愿。

航标塔楼是岛上的制高点,登上楼顶,小岛概貌可一览无余。但见一门门的大炮依然威武挺立在海岸线上,凝神眺望着远方,日夜守卫着克里斯丁这个袖珍小岛。波涛不断地拍打着案边的礁石,溅起一层层白色的浪花。各种各样的海鸟则伴随着不息的浪涛声在空中尽情地飞翔。整个海岛动中有静,层次分明。

除了炮台、波涛和海鸟以外,岛上的另一景观是孵蛋的野鸭子,无论走在岛上任何地方,只要是有小草丛的地方,经常可以看到一个个神情专注、充满戒备心理、羽毛呈棕色的鸭妈妈。丹麦朋友介绍说,鸭妈妈在孵蛋时,有着极强的自卫意识,一旦有人要靠近她和她的“孩子们”,她全身的羽毛都会竖立起来,进入一级战备状态。岛上的居民非常爱这些野鸭子,称它们为“岛上居民的终生伴侣”。居民们深知鸭妈妈们的心理,所以从来不去打搅她们。有时候鸭妈妈出去觅食把鸭蛋暴露出来,人们会在鸭蛋上盖把草,怕的是被海鸥看见会把鸭蛋给偷吃了。

尽管大家一再互相提醒不要去触犯那些鸭妈妈们,后来还是发生了一起小事故。当我正在给做实验的学生们摄象的时候,不知不觉地脚步移近了一位正在孵蛋的鸭妈妈。由于我当时背对着她,所以并没有看到她当时是如何地惊恐万状、怒火填膺。但从她“呼啦”一声的惊飞,便可略见一斑。象是发生了一件大事,做实验的几位学生和当地的几位老乡都围过来看。在一个草窝里共有六个浅绿色的鸭蛋,与我们通常见到的鸭蛋没什么区别。马上有一位老乡拉了一把草盖在鸭蛋上。有趣的是,被惊走的鸭妈妈经过几分钟的“思想斗争”之后,还是毅然决然地回来照看她那未出世的孩子们,正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情真意切。当鸭妈妈看到鸭蛋旁边还有人的时候,就找了一块离鸭蛋几米远的地方蹲了下来,即使我们装作未看见她的样子也无济于事。待我们打点仪器离开那块地盘,鸭妈妈这才蹒跚着步入她那温暖的小窝。

由于岛上一直保持着原始的自然环境和有着众多的鸟类,从而为科研人员提供了一个良好的研究鸟类的场所。起初走在田埂上,看到一张张象排球网一样的东西,还百思不得其解。后来与丹麦朋友谈起,方知那是科研用网,为的是用网眼大小不同的网捕获身材各异的鸟,作上一定标记,再放回空中,等第二次捕获同一小鸟的时候便可以从中获取一定的资料。与朋友谈过之后,这才想起我们岂不是还给岛上科研人员搞过一次破坏吗?原来,有一次我们看到一张网上有几个被缠住的小鸟,可怜之极,便想放它们一条生路。但由于小鸟的羽毛插入网眼中,加上它们急于逃生,一个劲地扑腾,致使我们的救援工作不能顺利进行,最后只好动用剪刀将网眼剪破才把它们解救出来。但有一个小鸟还是不放心,急于从我们手里逃脱,双翅一用力,它自己倒是跑掉了,但它的尾巴上的羽毛却依然留在我们手里。更有甚者,刚刚被从网上解救出来,急于逃生却不辩别方向,最后导致重受“二茬罪”。可怜的鸟儿们!

短短三天的克里斯丁岛之行很快就结束了,那里没有激动人心的场面。但也许正是浪涛声和鸟叫声掩盖下的那份大自然的宁静与安逸,才构成了那幅迷人的画图。克里斯丁——一个美丽的名字,一个迷人的海岛。

(注:本文原载于《美人鱼》杂志1994年第五期)

中国人

许多年前,曾经有一本引起不小轰动的书叫做《丑陋的中国人》,虽然笔者未曾读过此书,但从书名便可以看出,这不是一本为“中国人”唱赞歌的书。于是一个疑问便一直萦绕在我的脑际:中国人为什么要自己说自己丑陋呢?

当我们还在国内的时候,“中国人”的概念在我们的脑海里似乎并不是很清晰,因为几乎见到的每个人都是中国人。倒是偶尔见到的几个外国人更能引起我们的注意。于是这才有了崇洋媚外,因为物以稀为贵,珍贵的东西总是要得到人们的青睐;因为外国很远,遥远而不可及的东西则总是令人心往神驰并念念不忘的。这才有了时至今日仍经久不衰的出国热。

及至我们真的来到了国外,才发现,原来“中国人”的概念是如此地清晰,因为这里的中国人实在太少,每个中国人都被孤零零地显现出来。于是当中国人陌路相逢的时候便显得格外地亲切,以至于看到哪怕是中国人共用的中国字都会有一种特殊的感觉,于是在国外的中国人才会自发地组织起这样那样的社团,是为了中国人之间互相有个照应,于是每个中国人都以为所有中国人都会热心地帮助中国人。于是中国人也就相信每个中国人都会为了中国和中国人的容誉而尽心尽力。

然而却偏偏有那么一些中国人,他们并没有因为来到了国外而感受到任何的变化,他们依然是对周围的中国人视而不见,他们依然是崇洋媚外,有时候为了得到外国人的一个笑脸而全然可以丢掉中国人的人格。这样的中国人生活得很潇洒,他们对中国人的事情莫不关心,而且也意识不到自己是个中国人。当外国人说中国或中国人不好的时候,他们会深有感触地说:这的确是真的!而当外国人说中国或中国人好的时候,他们则会不以为然地说:那根本就是假的。

有一些中国人,他们的确感受到了来到异国之后的差别,他们既能看到周围的中国人,也能看到周围的外国人,他们知道这两者之间的差别,但他们却忘记了自己是谁,因为他们专门干坑害自己同胞的事情。这样的中国人会专干投外国人所好的事情。有的外国人以中国和中国人的一些落后现象来取乐,这些中国人便会担当起为外国人搜集“情报”的角色。当自己的同胞被外国人取笑的时候,他们会无动于衷甚至幸灾乐祸。称这些人为当今的“汉奸”恐怕并不过分。

还有一些中国人,自己已出得国来,顿觉一身轻爽。他们在自己立稳了脚跟以后并不是在学业上下工夫,而是做起“过河拆桥”的买卖。他们可以找出多种借口,并设法接近当地要员,借助他们某些莫名其妙的猎奇心理,靠外国人的力量来达到他们那些莫名其妙的目的。这些人大概是丧尽了天良,因为他们应当知道争取一次出国的机会有多么的不易,他们应当有自己的兄弟姐妹和自己的亲戚朋友在苦苦奋斗。其实又何必呢?都是中国人,都有一颗维系在那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上的心,不互相帮忙也就罢了,也到不了互相拆台的地步!可反过来一想,这些人也真是不容易,来到了国外不去与外国人分上下,却专来与自己的同胞比高低。而当他们终于发现连自己的同胞也比不过的时候,便干起了“过河拆桥”的勾当。要说这些人活在世上也够累的,不是吗?!

值得庆幸的是,上述这些中国人只是一个很小的数目。绝大多数中国人的确在尽心尽力地工作着,他们维护了祖国的荣誉和民族的尊严。一方面,他们与外国同事友好相处,认真学习外国的先进技术,并充分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出色地完成了一个又一个的项目,既增长了自己的才干,又在外国同事面前树立了自己的学术地位和个人形象;另一方面,对个别外国人以中国的某些落后现象以及整个国家还比较贫穷的现实来取笑甚至谩骂中国和中国人则给以巧妙的反击。通过摆事实、讲道理,外国人也不是铁板一块,他们只是根据所受到的宣传来评价中国。有些时候他们的论调也是很荒唐的,因而也是很容易被改变的。事实已经充分说明,中国和中国人的形象和地位正在得到越来越公正的评价,而这完全是靠中国人的实干争来的,决不是靠投人所好、卑躬屈膝捡来的。每个中国人都应当自尊、自爱、自立、自强,只有当中国和中国人作为一个整体而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时候,中国人才会真正得到世人的尊重。

借用中国一句古话:“先做人,再做中国人。”

(注:本文原载于《美人鱼》杂志1994年第四期)

丹麦人日常生活一瞥

两个孩子一条狗,
幸福家庭随处有,
全家老少吃罢饭,
电视机前乐悠悠。

人均收入属前茅,
社会福利也很高,
唯有税收压死人,
不堪重负谁知晓。

位置靠近北极圈,
气候不热又不寒,
自顾家门也好客,
宾至如归感春暖。

妇女地位的确高,
这可不是开玩笑,
夫妻同担家务事,
谁也不能图逍遥。

天多阴雨遮太阳,
人爱旅游找福享,
每到春后五六七,
度假南飞沐阳光。

(注:本文原载于《美人鱼》杂志1994年第四期)

六十甲子与中国纪元法

毫无疑问,大家看了1994年1月1日的《人民日报·海外版》上的那幅画,肯定会被那条活泼可爱的小狗带进一个欢乐的世界,更不必说这还是名画家韩美林之作了。但这幅画上却有一个不太妥当的地方,这应该归咎于小狗下面硕大的“1994”四个数字。我相信作者的本意并不是为了告诉大家这幅画是创作于1994年,而是要告诉大家 “1994年是狗年”。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每年元旦期间发行的生肖邮票上。1994年元月 5日邮电部发行狗年生肖邮票以后,许多人便会认为至少从1994年1月5日开始时光便进入了狗年,而实际情况则是,从1994年 2月10日开始,时光才进入狗年。中国的生肖以引起西方人越来越大的兴趣,本来西方人就难以区分公历与中国农历,再加这一类的错误引导,恐怕越来越多的人(包括中国人)会认为1994年就是狗年了。而实际上狗年和1994年的唯一联系就是这一个狗年是从1994年2月10日开始的。倒是纽约《时代》周刊较为精确地向全世界介绍了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有独特纪元国家的新年在公历上的日期,并告诉大家不要忘记在那一天向相应国家的人们祝贺新年。另据纽约《时代》周刊1994年第1期报导,从1994年2月10日起,中国纪元进入第四六九二年,是狗年。

既然中国有着与公历不同的纪元法,那么中国的农历是怎样计算时间的呢?就每一年的日历来说,公历是按照地球与太阳的相对运动定义的,而农历则是按照地球与月亮的相对运动定义的。公历精确的一年中含有365.25天,所以公历纪元每四年一闰(中国人称之为“闰年”),即一般年份的2月份是28天,而每隔四年的2月份有29天,这就是为什么有人会四年过一次生日,因为按照公历,此人的生日在2月29日。农历的一年则大约含有353天,比公历的一年少大约12天,所以农历纪元中每五年闰两次(中国人称之为“闰月”),至于说闰哪一个月,则有更进一步的规则。简单说来,“闰月”是根据节气来定的。一般来说,农历的一个月中有两个节气,如果某个月中只有一个节气,那么这个月的下个月将为“闰月”,即重复这个月。所以说,农历的正月初一与公历的元月1日之间的有着不固定的关系。按照中国纪元,如果某个人的生日所在的那个月“闰月”,则此人在一年当中将会过两次生日(从这种意义上讲,西方人实在应该尊循中国纪元法,因为他们对生日的重视程度决不亚于圣诞节)。

大家都知道,公历纪元是从传说中的耶稣诞辰开始的,即耶稣出生之后的第八天(一星期之后)定为公元1年元旦(往回推一下,也就是说耶稣降生在公元0年的12月25日,这就是为什么圣诞节定在每年的12月25日的原因)。那么中国纪元又是怎么开始的呢?如果纽约《时代》周刊上的数字准确的话,那么传说四六九二年以前,人类开始了自己的纪元,并选定天干和地支作为纪元法的基本要素。十个天干与星球运转相联系,依次为: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十二个地支则与时辰相对应,依次为: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为了便于记忆,人类选定十二种与人类关系密切的动物来作为这十二个地支的代号,这就是所谓的“十二生肖”。那么十二种动物按怎样的顺序排列呢?人类便让这十二种动物比赛看谁跑得快,谁跑得最快,谁就作为第一个时辰的代号,并以此类推。比赛的结果,这十二种动物是到达终点的次序为: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分别对应十二个地支。有人会问:在当初的那场比赛中,为什么牛这样一个庞然大物会跑不过鼠这个小不点呢?据说鼠很狡诈,在比赛开始之前偷偷地爬到了牛的脑袋上,在牛即将到达终点时,鼠却纵身一跃而抢先一步到达终点,所以鼠在十二生肖中占第一位。十个天干和十二个地支相结合(顺序排列为:“甲子”“乙丑”…“癸酉”“甲戌”“乙亥”“丙子”……,直至“辛酉”“壬戌”“癸亥”,共六十个组合),便形成了中国独特的纪元法—六十甲子,即中国纪元法每六十年一个周期。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在中国年至六十的人被称为“花甲”的原因吧,因为一个人若活到了六十岁,他(她)就已经经历了中国纪元的一整个周期,六十甲子中的每一个组合都经历了一遍。

与公历不同,中国人不会定义一个“中国零年”,而是把动物赛跑的那一年定为中国元年,并相应地把中国二年定为甲子年,那么四千六百九十二年之后的这个狗年便是第七十九个“六十甲子”中的第一个狗年—“甲戌”年了。十二年之前的“壬戌”年为上一个狗年,而十二年之后的“丙戌”则为下一个狗年。


附:六十甲子图

在知道公元1984年是“甲子”年之后,利用下面的六十甲子图,很容易便可以找出你自己的属相以及你在六十甲子图上所处的位置。但是,如果你的生日是在1、2月份,则需要注意。在这种情况下,你最好知道你自己的生日在农历上的日期,否则你就得想办法找出你出生那一年的春节是在哪一天了。

甲子(鼠) 丙子(鼠) 戊子(鼠) 庚子(鼠) 壬子(鼠)

乙丑(牛) 丁丑(牛) 己丑(牛) 辛丑(牛) 癸丑(牛)

丙寅(虎) 戊寅(虎) 庚寅(虎) 壬寅(虎) 甲寅(虎)

丁卯(兔) 己卯(兔) 辛卯(兔) 癸卯(兔) 乙卯(兔)

戊辰(龙) 庚辰(龙) 壬辰(龙) 甲辰(龙) 丙辰(龙)

己巳(蛇) 辛巳(蛇) 癸巳(蛇) 乙巳(蛇) 丁巳(蛇)

庚午(马) 壬午(马) 甲午(马) 丙午(马) 戊午(马)

辛未(羊) 癸未(羊) 乙未(羊) 丁未(羊) 己未(羊)

壬申(猴) 甲申(猴) 丙申(猴) 戊申(猴) 庚申(猴)

癸酉(鸡) 乙酉(鸡) 丁酉(鸡) 己酉(鸡) 辛酉(鸡)

甲戌(狗) 丙戌(狗) 戊戌(狗) 庚戌(狗) 壬戌(狗)

乙亥(猪) 丁亥(猪) 己亥(猪) 辛亥(猪) 癸亥(猪)

(注:本文原载于《美人鱼》杂志1994年第二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