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特的计谋(译,连载之六)

〔译自 Swen Wernstrom 的丹麦文小说:“Peter Fidus”〕

六、第一次获得报酬

太阳升起来了,天变得热起来了。

每天夜里皮特睡在楼梯间里,他并不觉得冷。虽说地面很硬,很不舒服,但晚上总是有个睡觉的地方。白天呢,他就在城里转来转去地看人。当每天的太阳高高升起的时候,他就到那个大餐馆里去饱饱地吃上一顿。

有一天,当皮特正坐在那里吃饭的时候,一个老头冲他走过来。那是一个非常老的老头,满脸都是皱纹,银灰色的八字胡径直伸向嘴角的两边。他走起路来就象是一只一跳一跳的乌鸦,肚子上还挂着一条硕硕闪光的金链子。

“那位正坐在那里吃牛肉的年轻朋友,你好!你就是那位著名的计谋大师皮特吗?”老头一边朝皮特走一边咕噜咕噜地与皮特搭上了腔。

“我的名字是叫皮特,我是正在吃牛肉。但著名的计谋大师嘛,我还不是。”皮特说。

“哎哟哟哟……,你当然是了。我的朋友们说了很多关于你的事情,‘食品’经理和‘玉米’经理非常赞赏你呢!”

“噢,是这样啊!”

这个老头用拐杖支撑在地上,摆动着他那闪闪发光的金链子。“我是‘儿童’经理,我也有很多烦心的事情。”老头说。

皮特心里犯起了嘀咕:一个这么老的老头,怎么会是“儿童”经理?正想着,老头解释道:“我有一个商店,是卖儿童服装的,有各式各样非常漂亮的婴儿裤。”

“噢,是这样。那你还有什么好烦恼的呢?”

“事情是这样的:人们都到另外的商店里去买婴儿衣服,可我想让他们都到我的商店里来买。”

“哎呀,仅仅如此啊,还有更糟的吗?这很容易解决的嘛!”皮特一副轻松自如的样子说道。

“什么,什么?容易?!我已经干了一百年了,不,五十年了,我是说生意并不是特别好。去年我挣了五十万,今年恐怕只能挣到二十五万。我很快就要穷死了!”

皮特觉得不可思议。他认为这些经理们真是很奇怪,他们每年挣那么多钱,但他们仍旧认为他们穷死了。“你应该印制广告,广告上面写‘儿童经理的裤子最好’!”皮特还是开始给这个自称快要穷死的老头出起了计策。

“不行,不行,不行!这一着我已经试过了,我已经试过了。”儿童经理咕噜咕噜地说道。

“你应该把广告通过邮局寄到老百姓家里。”

“不行,不行,不行!这一着我也试过了,可邮费太贵了。再说,大部分的广告没有用处,因为并不是所有的人家都有小孩子。”

“那你应该仅仅把广告寄给那些有小孩子的人家。”皮特顺口说道。

“是啊,你说的对呀!”儿童经理终于露出几分惊喜,但马上又愁眉苦脸起来:“可还是不行,不行,……,我怎么知道谁家有小孩子,谁家没有小孩子呢?”

再瞧皮特,满脸得意的神情,因为这一点他早已想到了:“你应该到教堂办公室去?”

“为什么?”儿童经理问道。

“因为你应该去和牧师谈谈。”

“谈什么?”

“嗨!你仔细听清楚。牧师呢,知道所有新生儿的情况,因为他需要把新生儿们的情况一一写在教堂里那本大大的登记簿上。你应该请求牧师寄给你所有新生儿的地址,这你不就知道谁家有小孩子以及他们住在什么地方了吗!然后,你可以放心地把广告寄给这些家里,由此你可以省下大量的邮费。”

至此,儿童经理才开始明白过来,他跳着转来转去,一时间变得简直象一头快乐的小牛,尽管他已经是一大把年纪的老头子了。“哈哈,哈哈!这真是一个绝妙的好主意!”

但时间不长,他又拉下脸来了:“你认为牧师会帮我吗?”

“那当然不是免费的了。极有可能你需要按每个孩子付给牧师 10 到 20 欧尔。”皮特想起了他曾住过的那家牧师,如果在那样小的一个地方有那么吝啬的牧师,在这样一个大城市里也肯定有有如此吝啬的牧师,所以他建议儿童经理要花点钱。

“嗯,是啊,我试试看吧。”老头的脸上立即露出了一丝笑容。正当他转身要走的时候,皮特又在后面开了口:

“你可以给我 1000 克朗作为报偿吗?”

“给谁?你说什么?”儿童经理咕噜道,他被皮特的话给下了一跳,差一点倒在皮特的饭桌上,因为他怎么也没想到一个计谋要花去他 1000 克朗。但皮特坚持道:

“如果人想得到好的主意,那么他应该有支付能力。”

儿童经理重重地支撑在他的拐杖上,以至于拐杖都快要被折断了。他的山羊胡子直竖起来,甚至于他那条金链子都停止了闪光。但是他还是双手颤抖着从口袋里掏出 1000 克朗递给了皮特。

“你这钱挣得可好容易啊!”老头咕噜道。

“你说的不错,这也许就是我的生活目标。但是你可以用我的计谋挣一大笔钱,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经历了这几件事情之后,皮特已经越来越聪明了。他拿着这有生以来第一次挣得的 1000 克朗,似乎晤出了一点道理。

(未完待续)

(注:本文原载于《美人鱼》杂志1994年第六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