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为“蓝色农业”和“白色农业”

在今后三十到四十年的时间里,中国的人口将增至十五亿,从而人均可耕种土地面积将下降到 0.08 亩,人均占有水资源将下降三分之一。到那时,基于水和可耕种土地的“绿色农业”将趋于其承受能力的极限。为此有专家学者提出了“蓝色农业”和“白色农业”的概念,认为只有同时发展“三色农业”才能保证人们既有高的生活水准又有一个良好的生态环境。“绿色农业”的概念很容易理解,因为地里的庄稼都是绿色的。那么什么是“蓝色农业”和“白色农业”呢?

“蓝色农业”是指海洋农业。地球表面的百分之七十为海洋所覆盖。科学家预测,在未来的二十一世纪里,海洋将是人类的第二大粮仓。例如,海藻类是一种近海自然植物,它可以被加工成人类的食物,而每年可收获的海藻类相当于全世界小麦产量的十五倍。

“白色农业”是微生物农业和生物细胞农业的另一种称呼。之所以称其为“白色农业”是因为这种农业在生产过程中不对环境造成任何污染。另一方面,它需要一个清洁的环境作为基本的生产条件。尽管“白色农业”的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其潜在的巨大蕴藏量是可想而知的。据科学预测,如果世界上年产石油总量的百分之二采用微生物发酵技术进行处理,那么就可以创造出两千五到三千万吨的单细胞蛋白质,这足可以供给二十亿人口一年的食物。另一个例子是农作物的径杆。中国每年大约有五亿吨的农作物径杆,如果其中的百分之二十用微生物发酵技术来处理,可创造四百亿公斤的饲料,这相当于中国年消费饲料量的一半。从这种意义上讲,微生物工程可以将农业生产转化为工厂里的工业生产。一个年生产十二万吨单细胞蛋白质的微生物工厂占不了多大的地方,但是它所生产的蛋白质却相当于种植十二万亩的大豆,或相当于在两千万亩的草地上养殖奶牛和羊所能获得的蛋白质。

当然,“蓝色农业”和“白色农业”的建立需要时间。拿“白色农业”来说,人类所面临的最重要的任务是促进对微生物科学的研究。科学家预测二十一世纪将是生物学发生巨大变革的一个新世纪,但在中国农业科学院所属的三十七个研究所中,还没有一个被指定为对农业微生物学进行研究的单位。一些著名的专家学者已对此提出了许多建议。期待着不远的将来,“蓝色农业”和“白色农业”之花在中国大地上结出硕果。

摘自《CHINA SCIENCE AND TECHNOLOGY NEWSLETTER》总第14期

(注:本文原载于《美人鱼》杂志1994年第六期)

中国之夜

丹麦朋友 Klaus 从中国旅游回来,兴冲冲地给我们打来电话,约好时间去他家里吃晚饭。他同时还邀请了另外两位与他此次中国之行有关的中国朋友小A和小B共进晚餐,以畅谈他此次中国三周行的感受。由于他此次邀请的都是中国朋友,要谈的也都是中国的事情,因而他把此次聚会称为“中国之夜”。

Klaus 与我同在一座楼里办公。早在半年前,当他知道我是来自中国的时候,便与我谈起了他要去中国访问的计划。后来我又了解到,Klaus 曾于 1978 年去中国考察过一次,他的妈妈于二十年代出生在中国的上海,此次他们母子同行,带有一定的“故地重游”的含义,因而他们,特别是 Klaus 的母亲,内心的喜悦禁不住溢于言表。行前,Klaus 请我们到他妈妈家共进晚餐,为他们介绍一些去中国旅游的注意事项。作为一个出生在上海的丹麦人,Klaus 的妈妈首先关心的是她在上海是否还能找到她当年出生的地方。为此,我们特意为他们安排了到一位上海朋友家共进晚餐的日程。他们对中国的太极拳,中国的地方戏剧,以及中国公园里的集体舞都怀有浓厚的兴趣,届时要亲自去尝试一番。

三个星期在中国,他们随团游览了北京、西安、桂林、上海、杭州等地,体验到了登上长城方好汉的喜悦,欣赏到了兵马俑所展示的中国古代繁荣,亲眼目睹了桂林的山水甲天下,置身于上海这个东方大世界里那豫园那玉佛那龙华寺使他们眼花缭乱、目不暇接,西子湖畔一叶扁舟把他们荡入了一片神仙世界……。除了夏季的烈日炎炎、间或阴雨绵绵使他们略感不适之外,其它的一切都是那么尽如人意。他们满是收获,兴奋不已,带回来的不仅仅是数不清的风光美景、画中丽人,还带回了更为珍贵的纯洁友谊、“故土”情深。

“中国之夜”以放映 1978 年的幻灯片拉开序幕。看着幻灯片中那个年代的街头巷尾、衣食住行、人文景观,的确象是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虽说照片也是彩色的,但从照片上却看不到太多的色彩。也许西方人到了中国更注重涉猎他们想象当中的中国色,所以幻灯片上多次出现了诸如街头路面破烂王、粮店门前排队长、清晨早起刷桶忙的画面,全然不见高楼即将拔地起、童叟少壮展新姿的端倪。从整个画面看,那时的中国大地确有几分百废待兴之势。

接下来我们一起欣赏的是他们此次中国之行所拍摄的许多照片。中国十四年的巨变,体现在人们的衣食住行上,体现在人们的精神面貌上,体现在街道两旁的高楼大厦上,体现在商店里琳琅满目的物品摆在货架上。天似乎变得更蓝了,人们笑得也更甜了。要吃饭不再是排大队等冷脸,自有那笑脸相迎的服务员连拉带劝、百般耐烦。要吃活鲜是不是?您稍等。转眼就是一条大蛇呈现在你的面前。先是剖腹取蛇胆,兑上一杯美酒,一饮而尽,保你上下通气、颐养天年;再是蛇肉味道鲜,不吃此回心不甘。这丹麦人还真怪,平日里你要是告诉他们吃狗、吃猫、吃老鼠,他们的眼睛会瞪得跟嘴巴一样大,可是他们在做蛇羹的现场竟然毫无畏惧,把弄蛇人的一举一动全都留在了照片上。虽说那弄蛇人整日里与蛇打交道,但每次弄蛇的时候,其紧张的神情还是全然留在了画面上。

“你们家的房子很漂亮,” Klaus 的妈妈指着一张照片对小A说,这是小A来到丹麦之后她家才搬进去的新居,“你们一家人对我们也特别好。” Klaus 的妈妈在感激之余,话语中也不时带有几分幽默:“上海的变化太大了,就连出租司机也不认路了。当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你们家的时候,你爸爸已在烈日下面等了足足有两个小时了。可怜的他哟!”她的一番话把我们大家都逗乐了。

Klaus 也拿了一张照片对小B说:“看看这是谁。”“哇噢”一声,差一点没把小B给高兴得热泪盈眶。照片里有她日夜思念的家人之一--二姐。原来,在 Klaus 和他妈妈游览上海时,受到小B家人的热情接待,并由其二姐带他们乘坐了颇具上海特色的黄浦江夜景游览船。“当我们坐在黄浦江夜景游览船上的时候,看着浦江两岸的万家灯火,我们完全忘记了那是在中国。不,不,是黄浦江两岸的夜色把我们给迷住了,我们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存在。”很显然,我们在座的几位中国人都被 Klaus 的情绪打动了,谁不希望自己的家乡越变越美?谁不希望自己的祖国越变越强?    接下来我们又一起欣赏了其它的照片,每一张照片都凝结了一个故事,每个故事叙述的都是中国这些年的变化。中国的戏曲已欣然走进了西方人的脑海,他们在欣赏地方戏曲的时候已不再只是看看热闹,而是要弄明白其中的每一个情节。与此同时,境外的卡拉OK也已深入到中国大地上每一个娱乐场所。但更为有意思的是,卡拉OK的词曲已不再仅限于港台或大陆流行歌曲,一些简单易唱家喻户晓的歌曲也已进入卡拉OK的行列,这尤其吸引了众多想在中国一过卡拉OK瘾的外国游客。当“中国之夜”渐入佳境的时候,Klaus 为我们哼唱了一首他在中国游览期间学会的卡拉OK:“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立时博得在场人士的热烈掌声。可以肯定的是,Klaus 不会认识上述歌词中的任何一个句子,但是他很完美地把这首歌给唱下来了。    夜深了,“中国之夜”已进入了尾声,但所有人的聊兴都依然正浓。每个人都有着各自不同的希望:作为一个环保方面的专家,Klaus 希望以后与中国同行建立越来越多的业务来往;Klaus 的妈妈希望自己的出生地越变越美,将来有一天她要再一次“寻根访古”;而我们每一个在中国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则憧憬着自己的祖国将来有一天真正地强大起来,期待着东方真正变亮的那一天。但无论各人的希望如何,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愿“中国之夜”结束的时候,一颗中国之星又悄然升起。

(注:本文原载于《美人鱼》杂志1994年第六期)

皮特的计谋(译,连载之六)

〔译自 Swen Wernstrom 的丹麦文小说:“Peter Fidus”〕

六、第一次获得报酬

太阳升起来了,天变得热起来了。

每天夜里皮特睡在楼梯间里,他并不觉得冷。虽说地面很硬,很不舒服,但晚上总是有个睡觉的地方。白天呢,他就在城里转来转去地看人。当每天的太阳高高升起的时候,他就到那个大餐馆里去饱饱地吃上一顿。

有一天,当皮特正坐在那里吃饭的时候,一个老头冲他走过来。那是一个非常老的老头,满脸都是皱纹,银灰色的八字胡径直伸向嘴角的两边。他走起路来就象是一只一跳一跳的乌鸦,肚子上还挂着一条硕硕闪光的金链子。

“那位正坐在那里吃牛肉的年轻朋友,你好!你就是那位著名的计谋大师皮特吗?”老头一边朝皮特走一边咕噜咕噜地与皮特搭上了腔。

“我的名字是叫皮特,我是正在吃牛肉。但著名的计谋大师嘛,我还不是。”皮特说。

“哎哟哟哟……,你当然是了。我的朋友们说了很多关于你的事情,‘食品’经理和‘玉米’经理非常赞赏你呢!”

“噢,是这样啊!”

这个老头用拐杖支撑在地上,摆动着他那闪闪发光的金链子。“我是‘儿童’经理,我也有很多烦心的事情。”老头说。

皮特心里犯起了嘀咕:一个这么老的老头,怎么会是“儿童”经理?正想着,老头解释道:“我有一个商店,是卖儿童服装的,有各式各样非常漂亮的婴儿裤。”

“噢,是这样。那你还有什么好烦恼的呢?”

“事情是这样的:人们都到另外的商店里去买婴儿衣服,可我想让他们都到我的商店里来买。”

“哎呀,仅仅如此啊,还有更糟的吗?这很容易解决的嘛!”皮特一副轻松自如的样子说道。

“什么,什么?容易?!我已经干了一百年了,不,五十年了,我是说生意并不是特别好。去年我挣了五十万,今年恐怕只能挣到二十五万。我很快就要穷死了!”

皮特觉得不可思议。他认为这些经理们真是很奇怪,他们每年挣那么多钱,但他们仍旧认为他们穷死了。“你应该印制广告,广告上面写‘儿童经理的裤子最好’!”皮特还是开始给这个自称快要穷死的老头出起了计策。

“不行,不行,不行!这一着我已经试过了,我已经试过了。”儿童经理咕噜咕噜地说道。

“你应该把广告通过邮局寄到老百姓家里。”

“不行,不行,不行!这一着我也试过了,可邮费太贵了。再说,大部分的广告没有用处,因为并不是所有的人家都有小孩子。”

“那你应该仅仅把广告寄给那些有小孩子的人家。”皮特顺口说道。

“是啊,你说的对呀!”儿童经理终于露出几分惊喜,但马上又愁眉苦脸起来:“可还是不行,不行,……,我怎么知道谁家有小孩子,谁家没有小孩子呢?”

再瞧皮特,满脸得意的神情,因为这一点他早已想到了:“你应该到教堂办公室去?”

“为什么?”儿童经理问道。

“因为你应该去和牧师谈谈。”

“谈什么?”

“嗨!你仔细听清楚。牧师呢,知道所有新生儿的情况,因为他需要把新生儿们的情况一一写在教堂里那本大大的登记簿上。你应该请求牧师寄给你所有新生儿的地址,这你不就知道谁家有小孩子以及他们住在什么地方了吗!然后,你可以放心地把广告寄给这些家里,由此你可以省下大量的邮费。”

至此,儿童经理才开始明白过来,他跳着转来转去,一时间变得简直象一头快乐的小牛,尽管他已经是一大把年纪的老头子了。“哈哈,哈哈!这真是一个绝妙的好主意!”

但时间不长,他又拉下脸来了:“你认为牧师会帮我吗?”

“那当然不是免费的了。极有可能你需要按每个孩子付给牧师 10 到 20 欧尔。”皮特想起了他曾住过的那家牧师,如果在那样小的一个地方有那么吝啬的牧师,在这样一个大城市里也肯定有有如此吝啬的牧师,所以他建议儿童经理要花点钱。

“嗯,是啊,我试试看吧。”老头的脸上立即露出了一丝笑容。正当他转身要走的时候,皮特又在后面开了口:

“你可以给我 1000 克朗作为报偿吗?”

“给谁?你说什么?”儿童经理咕噜道,他被皮特的话给下了一跳,差一点倒在皮特的饭桌上,因为他怎么也没想到一个计谋要花去他 1000 克朗。但皮特坚持道:

“如果人想得到好的主意,那么他应该有支付能力。”

儿童经理重重地支撑在他的拐杖上,以至于拐杖都快要被折断了。他的山羊胡子直竖起来,甚至于他那条金链子都停止了闪光。但是他还是双手颤抖着从口袋里掏出 1000 克朗递给了皮特。

“你这钱挣得可好容易啊!”老头咕噜道。

“你说的不错,这也许就是我的生活目标。但是你可以用我的计谋挣一大笔钱,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经历了这几件事情之后,皮特已经越来越聪明了。他拿着这有生以来第一次挣得的 1000 克朗,似乎晤出了一点道理。

(未完待续)

(注:本文原载于《美人鱼》杂志1994年第六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