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特的计谋(译,连载之三)

〔译自 Swen Wernstrom 的丹麦文小说: Peter Fidus〕

三、一个货郎

接下来到了第二天的晚上。夜幕悄悄地涌出森林,笼罩了整个田野,但是天并不冷。皮特躺在路边的草地上睡着了。他肚子里吃得饱饱的,美美地睡了一整夜。

当他醒来时,听到阵阵的呼噜声。起初,他还以为是他自己打的呢。后来忽然发现是另一个人--一个躺在他旁边草地上睡觉的人。此人身上的衣服非常皱巴,他的身边还放着一个箱子。一顶满是污垢的帽子压在他的鼻子上,嘴上的胡子随着他的呼噜声一上一下地起伏着。

太阳已经升起来了,那个男人醒了。他坐起来,把帽子往後推了推,盯着皮特说:“呵,你好!你是谁呀?”“我实在什么也不是,”皮特答道,“我是打算到大城市里去做点什么。我正想问你,你是做什么的?”“我是做生意的。我背着我的箱子到处转着卖东西。如果你想到大城市里去,我们可以一起走,路上做个伴。”

于是,他们两个一起上路了。皮特因为没有背东西,所以走得比较快。那个货郎则用一根带子把货箱背在肩上,因而走起来较为吃力。他们谁也没吃早餐,两个人一边走一边各自想象着咖啡和圆面包,所以一开始他们相互没有多说什么。但是,当他们遇到别人的时候,货郎的话匣子便打开了。他打开他的箱子叫卖道:“一欧尔一支的铅笔啊!世界上最便宜的铅笔啊!快来买啊!”

他们最初碰到的是一个在上学路上的小女孩。她停下来看着货郎箱子里所有的东西,然后从口袋里抽出手伸到围裙里掏出11欧尔来。她买了一支价格1欧尔的铅笔和一把价格10欧尔的梳子。

他们遇到的第二个人是一个牵着一匹马的农夫。“我实在是写不了多少字,但这么便宜的铅笔我总是要买一支”,农夫说。于是,农夫拿了一支铅笔,货郎得了一欧尔,两者的脸上都露出满意的神情。但是皮特认为一欧尔并不是很多钱,于是当他们继续赶路时,皮特问道:“从一个顾客身上你能赚多少钱呢?”“我不赚钱,相反,每支铅笔我还要赔一欧尔,因为我的铅笔是以每支2欧尔的价格买进的。”

这一下皮特越发感到奇怪了:“那你为什么要卖一些你不赚钱的东西呢?”“实际上我也从中赚钱。”货郎答道。现在皮特可是完全糊涂了。但是货郎解释道:“今天我卖了两支铅笔,为此我赔了2欧尔,但我还卖了一把10欧尔的梳子呢。每把梳子的进价是5欧尔,所以每把梳子我可以赚5欧尔。这样算下来,从刚才这两笔买卖中,一把梳子赚来的5欧尔减去两支铅笔赔掉的2欧尔,我还净赚了3欧尔。”

货郎的想法显然是十分正确的。“大部分人都象那个女孩,他们一开始来是为了买便宜铅笔,但当他们看到我货箱里的其它东西时,往往还要买一些别的东西,而其它东西我都是可以从中赚钱的。”货郎继续解释道。“这一招真聪明,”皮特说,“我还从来没有想到。”

皮特和那个货郎继续向着城市的方向赶路了。但是由于路途遥远,一天之内肯定是到不了的。再说他们走得也不快,因为沿途每到一个村庄,货郎都要停下来叫卖:“一欧尔一支的铅笔啊!世界上最便宜的铅笔啊!快来买啊!”于是人们都跑来看这世界上最便宜的铅笔究竟是什么样子,然后他们会买了东西再离开,就象货郎说的那样。人们一旦开始买东西,就收不住了。于是货郎不仅卖掉了铅笔和梳子,还卖掉了刀子、刮胡刀片、鞋带以及针线等等。

当太阳高高升起的时候,货郎已经赚了很多克朗。于是他走进一家商店,买了香肠和面包。他们两个人都吃得饱饱的。但是到了晚餐又该吃东西的时候,货郎说:“这次该轮到你买香肠和面包了。”“可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呀,”皮特答道。“你应该可以找到办法的,”货郎又说。“我怎么找呢?我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卖啊!”皮特又问。货郎盯着皮特看了看,说道:“你既年青又健康,你的胳膊很强壮,这些应该是值点钱的。”“这一点我可从来没有意识到,”皮特说,“我用我的胳膊干了这么多年的活,我可从未得到过什么。”“你可以卖你的劳动力,”货郎说,“当没有其它东西可卖的时候,这是人不得不干的事情。”

过了一会儿,他们走到一个木柴店门前,店老板就站在那里。皮特走上前去说道:“我需要钱吃饭,但我只有我的劳动力。你愿意买几个小时吗?”“我很愿意。”店老板答道,“这里有一把锯和一把斧子,如果你到森林中去伐木然后劈成木柴,你可以一小时挣50欧尔。”

皮特拿起锯和斧子到森林里去了,货郎则放下货箱,躺在草地上等待皮特的归来。

皮特在森林里转了一下,最后选定了一棵最大的树。他先用锯锯大树的根部,于是树倒下来;然后他砍下所有的树枝,再把树干锯成若干段;最后把它们全部劈成木柴。

这是一个艰巨的工作,皮特已经干了三个小时。他擦掉汗水,胳膊和腿都已经很累了。但是他的活还没有干完,他必须把所有的木柴抱回木柴店并垛到院子里。他不得不往返很多次,直到把所有的木柴抱回。这又花掉了他一个小时。他现在不仅胳膊和腿很累,连腰也很酸了。但最后他终于干完了他的活,所有的木柴在木柴店老板的院子里垛成了一座漂亮的小山。于是皮特走到店老板面前说道:“我干了四个小时,现在你应该按我们事先说好的付我的劳动力钱了。”“当然,当然。四个小时,每小时50欧尔,一共是两克朗。”店老板说道,然后他给了皮特两克朗。正在这时,一个做面包的人开着他的货车过来了。车停在院子里,面包师傅伸出头来说:“好大的一堆木柴啊,烤面包时我可以用来烧我的烤箱。你这堆木柴卖多少钱呀,店老板?”

“十克朗。”店老板回答。“那我买了。”面包师傅说。然后他把木柴装到他的货车上,给了木柴店老板十克朗,开车走了。

皮特亲眼目睹了这一过程。起初他很惊讶,继而是愤怒。他走向木柴店老板,说道:“好啊,你没有动一个手指头就赚了8克朗,可我又锯、又劈、又拉,才挣了两克朗!”“世界就是这样。”店老板和蔼地说道。“那我可以自己卖掉木柴啊!”皮特说。“不,你不能。想想看,谁拥有锯和斧子呢?是我。我有工具,我赚钱。没有工具的人只能拿他们所能拿的钱。”老板又解释了一通。

现实就是如此。皮特必须满足这两个克朗。他去买了食物,这点钱刚好够买一块肉和足够的面包给货郎和自己吃。吃完之后,他们又有足够的能量继续赶路了。但他们必须先躺在草地上好好睡一觉,因为下一天,他们还要赶很远的路,他们要到大城市去。

(未完待续)

(注:本文原载于《美人鱼》杂志1994年第三期)

广摘名联颂古今,古今代代风流;精选佳对扬中外,中外人人皆碑

中华文化辉煌灿烂、渊源流长,其中的对联以其虽短小精悍、却寓意深远而最为容易流传百世。笔者希望本文的题目是一副工整的对联,但由于才疏学浅,虽经万般推敲,仍不得完美无缺,但已是万般无奈。虽经选用,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只希望题能达意。

说起“推敲”二字,相信大多数国人都知道它们的含义,但是否大多数国人也都知道它们的出处呢?恐怕未必。相传唐代大诗人贾岛写了一首诗,最后两句是:“夜罩寒山寺,僧推月下门”。贾岛觉得这最后的两句还不够完美,而不完美的根源便是一个“推”字,他在“推”和“敲”之间拿不定主意。于是他便找到另一位大诗人韩愈进行切磋(那时候还没有“推敲”这个词)。切磋来切磋去,韩愈认为还是应当用“敲”,因为“敲”给人以声音的感觉,从而使这两句诗能够静中有动,交相辉映。这样,贾岛诗的最后一句便成为“僧敲月下门”了。从此之后,人们便用“推敲”一词来表达精心的探讨和悉心的切磋。    我们有时候说一件事情要经得起推敲,就是说它应该相当地完美。毋庸置疑,一副好的对联是最经得起推敲的,因为每一副真正的好对联都是经过了千般的考虑万般的推敲,既要对丈工整又得语意吻合。古往今来,无数英雄豪杰、文人墨客留下了许多令世人称颂的名联绝对,读起来使人心旷神颐。请看下面一副对联:“闭门推开窗前月;投石冲破井底天”,说的是宋代才貌双全的苏小妹,在与夫君拜过天地之后再为其设下最后一关,即她出上联,夫君对下联,什么时候对得上,什么时候才能入洞房,由其兄苏东坡出做证人。苏小妹与夫君达成协议以后,得意非凡,轻轻地将两扇门板关在身后,又轻轻地将一扇窗户推开于眼前,以便看她夫君的好戏。窗户一开,一缕明媚的月光扑面而来,于是苏小妹的上联也就应运而生。再说其夫君,虽说也是才华横益,在关系终身大事的紧要关头,却不由得急上眉梢,在院子里度来度去。正当他百思不得其解时,苏东坡意欲成人之美,将一块石子投入院中的井里。一声清脆的击水声使他茅塞顿开,遂对出了上述留传百世的下联。自然,苏小妹和其夫君终以洞房花烛夜而美不胜收。

如果说上面一副对联歌颂了一桩美满婚姻的话,下面的一副则讽刺了那种看人下菜碟的势利小人的丑恶面目:“坐请坐请上坐;茶敬茶敬香茶”。说的是一位大诗人去拜会一位颇有威望的老和尚。自然,诗人的俭朴装束给老和尚一种穷书生的感觉,所以老和尚也就没把诗人放在眼里,只是对诗人随口说了一声:“坐”,并吩咐侍童给客人上“茶”。经过初步的接触,老和尚发现诗人非常有才华,不由地产生了几分敬意,对客人说话时也客气了许多:“请坐”,再吩咐侍童时变成了“敬茶”。谈到后来,当老和尚知道原来这是一位著名的大诗人时,崇敬之情溢于言表,原来的傲气也丧失贻尽,恭恭敬敬地对客人说:“请上坐”,并吩咐侍童给客人“敬香茶”。诗人要告辞了,老和尚请大诗人题一副对联留作纪念。诗人暗中一笑,题下了上面那副对联。

清代乾隆皇帝,既风流倜傥又才华横溢,为世人所熟知。他经常地微服私访,巡查民情。他还经常略施小计,使其下属难堪。有一次在一个小镇上视察时,发现一条大路贯穿南北,给人一种很爽快的感觉,于是即兴吟出一句上联,“一条大路通南北”;让他的左右对下联。他的下属们面面相觑,一时作了难,乾隆皇帝顿露得意之色。但随行乾隆皇帝的一个挑夫却注意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在这条南北大道的两头各有一个当铺,于是下联轻松对出:“两个当铺当东西”,禁不住使乾隆帝令眼相看他的挑夫。

到了清朝末年,政府腐败无能,西方发达国家依仗他们的船坚炮利,频频向中国发难,从一八四○年鸦片战争开始,到一九○○年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中国濒临亡国的边缘。“琵琶琴瑟,八大王王王在上;吃魅魍魉,四小鬼鬼鬼犯边”说的是一九○○年八国联军攻陷北京以后,在联军和清庭的议和会上联军中有人出了上联想刁难清庭官员,而清庭官员中也有志士不惧淫威巧妙地斥责了联军。上联反映了联军的得意与猖狂,下联则表达了清庭的愤怒与无奈。  “绳锯木断;水滴石穿”是毛泽东送给堂妹毛泽建的一句儆言,用以鼓励毛泽建发奋上进、持之以恒。毛泽建后来全身心投入反帝反封建的斗争,二十岁刚出头就为革命献出了生命。

“橘子洲洲旁舟舟行洲不行;天心阁阁中鸽鸽飞阁不飞”是毛泽东和周恩来在工作间隙吟出的一副佳联。毛泽东在上联中借“舟”喻“周”,赞扬了周恩来不知疲倦、永往直前的工作精神。周恩来的下联虽已无法再有任何隐喻,但其与上联对仗之工整已是天衣无缝了。

“阎锡山去无锡登锡山锡山无锡;范长江到天长望长江长江天长”则是一副先后经过了十几年上联与下联才得以“完婚”的绝对佳联。上联记载的是阎锡山当年去无锡县视察并登上锡山以及锡山无锡这一事实;下联描述的则是范长江到天长县采访时放眼万里长江一望无际的豪迈之情。

在结束本文之前,再给出下面三副对联,供大家茶余饭后消遣。您能体会到“风暖鸟声碎;日高花影重”展现在眼前的“和风送暖、丽日高照、鸟语花香”的满园春色吗?您能咀嚼出“蝉噪林益静;鸟鸣山更幽”所蕴含的“万赖俱静、唯有蝉噪、唯有鸟鸣”那首美妙大自然的交响诗吗?您能正确地读出“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这句伴随孟姜女哭倒长城的千古长叹吗?

(注:本文原载于《美人鱼》杂志1994年第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