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甲子与中国纪元法

毫无疑问,大家看了1994年1月1日的《人民日报·海外版》上的那幅画,肯定会被那条活泼可爱的小狗带进一个欢乐的世界,更不必说这还是名画家韩美林之作了。但这幅画上却有一个不太妥当的地方,这应该归咎于小狗下面硕大的“1994”四个数字。我相信作者的本意并不是为了告诉大家这幅画是创作于1994年,而是要告诉大家 “1994年是狗年”。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每年元旦期间发行的生肖邮票上。1994年元月 5日邮电部发行狗年生肖邮票以后,许多人便会认为至少从1994年1月5日开始时光便进入了狗年,而实际情况则是,从1994年 2月10日开始,时光才进入狗年。中国的生肖以引起西方人越来越大的兴趣,本来西方人就难以区分公历与中国农历,再加这一类的错误引导,恐怕越来越多的人(包括中国人)会认为1994年就是狗年了。而实际上狗年和1994年的唯一联系就是这一个狗年是从1994年2月10日开始的。倒是纽约《时代》周刊较为精确地向全世界介绍了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有独特纪元国家的新年在公历上的日期,并告诉大家不要忘记在那一天向相应国家的人们祝贺新年。另据纽约《时代》周刊1994年第1期报导,从1994年2月10日起,中国纪元进入第四六九二年,是狗年。

既然中国有着与公历不同的纪元法,那么中国的农历是怎样计算时间的呢?就每一年的日历来说,公历是按照地球与太阳的相对运动定义的,而农历则是按照地球与月亮的相对运动定义的。公历精确的一年中含有365.25天,所以公历纪元每四年一闰(中国人称之为“闰年”),即一般年份的2月份是28天,而每隔四年的2月份有29天,这就是为什么有人会四年过一次生日,因为按照公历,此人的生日在2月29日。农历的一年则大约含有353天,比公历的一年少大约12天,所以农历纪元中每五年闰两次(中国人称之为“闰月”),至于说闰哪一个月,则有更进一步的规则。简单说来,“闰月”是根据节气来定的。一般来说,农历的一个月中有两个节气,如果某个月中只有一个节气,那么这个月的下个月将为“闰月”,即重复这个月。所以说,农历的正月初一与公历的元月1日之间的有着不固定的关系。按照中国纪元,如果某个人的生日所在的那个月“闰月”,则此人在一年当中将会过两次生日(从这种意义上讲,西方人实在应该尊循中国纪元法,因为他们对生日的重视程度决不亚于圣诞节)。

大家都知道,公历纪元是从传说中的耶稣诞辰开始的,即耶稣出生之后的第八天(一星期之后)定为公元1年元旦(往回推一下,也就是说耶稣降生在公元0年的12月25日,这就是为什么圣诞节定在每年的12月25日的原因)。那么中国纪元又是怎么开始的呢?如果纽约《时代》周刊上的数字准确的话,那么传说四六九二年以前,人类开始了自己的纪元,并选定天干和地支作为纪元法的基本要素。十个天干与星球运转相联系,依次为: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十二个地支则与时辰相对应,依次为: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为了便于记忆,人类选定十二种与人类关系密切的动物来作为这十二个地支的代号,这就是所谓的“十二生肖”。那么十二种动物按怎样的顺序排列呢?人类便让这十二种动物比赛看谁跑得快,谁跑得最快,谁就作为第一个时辰的代号,并以此类推。比赛的结果,这十二种动物是到达终点的次序为: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分别对应十二个地支。有人会问:在当初的那场比赛中,为什么牛这样一个庞然大物会跑不过鼠这个小不点呢?据说鼠很狡诈,在比赛开始之前偷偷地爬到了牛的脑袋上,在牛即将到达终点时,鼠却纵身一跃而抢先一步到达终点,所以鼠在十二生肖中占第一位。十个天干和十二个地支相结合(顺序排列为:“甲子”“乙丑”…“癸酉”“甲戌”“乙亥”“丙子”……,直至“辛酉”“壬戌”“癸亥”,共六十个组合),便形成了中国独特的纪元法—六十甲子,即中国纪元法每六十年一个周期。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在中国年至六十的人被称为“花甲”的原因吧,因为一个人若活到了六十岁,他(她)就已经经历了中国纪元的一整个周期,六十甲子中的每一个组合都经历了一遍。

与公历不同,中国人不会定义一个“中国零年”,而是把动物赛跑的那一年定为中国元年,并相应地把中国二年定为甲子年,那么四千六百九十二年之后的这个狗年便是第七十九个“六十甲子”中的第一个狗年—“甲戌”年了。十二年之前的“壬戌”年为上一个狗年,而十二年之后的“丙戌”则为下一个狗年。


附:六十甲子图

在知道公元1984年是“甲子”年之后,利用下面的六十甲子图,很容易便可以找出你自己的属相以及你在六十甲子图上所处的位置。但是,如果你的生日是在1、2月份,则需要注意。在这种情况下,你最好知道你自己的生日在农历上的日期,否则你就得想办法找出你出生那一年的春节是在哪一天了。

甲子(鼠) 丙子(鼠) 戊子(鼠) 庚子(鼠) 壬子(鼠)

乙丑(牛) 丁丑(牛) 己丑(牛) 辛丑(牛) 癸丑(牛)

丙寅(虎) 戊寅(虎) 庚寅(虎) 壬寅(虎) 甲寅(虎)

丁卯(兔) 己卯(兔) 辛卯(兔) 癸卯(兔) 乙卯(兔)

戊辰(龙) 庚辰(龙) 壬辰(龙) 甲辰(龙) 丙辰(龙)

己巳(蛇) 辛巳(蛇) 癸巳(蛇) 乙巳(蛇) 丁巳(蛇)

庚午(马) 壬午(马) 甲午(马) 丙午(马) 戊午(马)

辛未(羊) 癸未(羊) 乙未(羊) 丁未(羊) 己未(羊)

壬申(猴) 甲申(猴) 丙申(猴) 戊申(猴) 庚申(猴)

癸酉(鸡) 乙酉(鸡) 丁酉(鸡) 己酉(鸡) 辛酉(鸡)

甲戌(狗) 丙戌(狗) 戊戌(狗) 庚戌(狗) 壬戌(狗)

乙亥(猪) 丁亥(猪) 己亥(猪) 辛亥(猪) 癸亥(猪)

(注:本文原载于《美人鱼》杂志1994年第二期)

皮特的计谋(译,连载之二)

〔译自 Swen Wernstrom 的丹麦文小说: “Peter Fidus”〕

二、走进外面的世界

走在洒满阳光的乡间小路上,皮特感到无限地舒畅,这是他第一次不用工作。    他一边走一边想:生活原来是如此地美好。当他走累了,就躺在树荫下睡一觉;当他饿了,就坐在路边从那位善良的牧师夫人给他的那个小包袱里拿点面包和香肠出来吃。

在明媚的阳光照耀下,各种颜色的鲜花竟相开放,把整个世界装扮得姹紫妍红;鸟儿也在树上唱着欢乐的歌儿,连那绿绿的青草都散发出诱人的青香。皮特从未到过真正的乡村,他也从未见过迷人的野花和参天的大树,以及绿色的田野和红色的牛群,他喜爱这外面的一切。当然,他最喜欢的还是他现在所拥有的自由。

皮特认为那些野花非常好,所以当他发现有两个小孩在草地上采集野花时,心中颇有点不快。那是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他们每个人都拿了一大束五颜六色的花,但他们仍旧在不停地采。

皮特实在忍不住,上前问道:“你们为什么要把这些野花采走呢,小朋友?”

“因为我们要采一大束花。”小女孩似乎答非所问地说。

“可是这些野花盛开在田野里多么漂亮啊。”皮特说。

“但是我们想送给我们的妈妈一束花。”那个小男孩解释。

“为什么呢?”皮特问道。两个小孩盯着皮特,从他们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一定认为这是一个愚蠢的问题。

“因为我们非常喜欢我们的妈妈。”小女孩还是回答了皮特。

听了这句话,皮特心中不禁涌出一股热流。他想:“这个乡村不仅仅地方漂亮,而且这里的人也很善良和友好,我应该住在这里”。但他随即又想:“我是要到大城市去寻找机遇的,我不能随便就在一个地方停下”。于是当那两个小孩跑回家给妈妈送花的时候,皮特又继续赶路了。

天黑了,整个田野都被笼罩在夜幕之下,但是天并不冷。这是皮特离开那个小城之后的第一个晚上。他躺在路边的草地上美美地睡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清新的空气使得皮特早早地从睡梦中醒过来。他从那个小包袱里拿出最后一点面包和香肠作为他的早餐,吃罢又继续赶他的路了。

很快半天又过去了,时近中午,皮特感到肚子饿了,但是善良的牧师夫人给他的那个小包袱里已经再也没有什么可吃的了。他该怎么办呢?如果他不想饿死的话,他就必须去要饭。“嗯,我先进第一个院子去问问能不能给我一点吃的”,皮特想。

一会儿,他走到一个大的庄园前。庄园主一定非常富有,因为他的房子简直就象一座小城堡。胖胖的牛在田野上悠闲地吃草,肥肥的猪在猪圈里懒散地拱来拱去,漂亮的马在牧场上萧洒地奔跑,并且到处都能听到鸡、鸭、鹅的叫声。“这里一定有很多的食物”,皮特觉得找对了地方。但是庄园主却一边挥着鞭子一边说:“想从我这里得到些什么,没门儿。赶紧滚开,你这个小瘪三!”皮特这时才想起那位善良的牧师夫人说过的话:“你一定要警惕那些富人,他们都是黑心而且吝啬的,否则他们富不起来。”

皮特回到乡间小路上继续往前走,走了一段时间后他感到更加饿了。“天黑之前我必须找到一些食物,否则我无法坚持到明天”,皮特想。他不得不走入一片森林,以期找到一点野果吃。当他跳起来翻越树丛时,突然看到在森林边上有一座小屋,屋顶上的烟囱里正在冒烟。那里一定有人住。皮特又一次想起那位善良的牧师夫人说过的话:“假如你需要帮助,就去找那些穷人,他们虽然不富有,但是他们愿意与别人分享他们的一切”,他想:“他们住在这样小的一座屋子里,他们一定是穷人。”

是的,他们是穷人。在那座小屋里,住着一个老夫人和她的女儿还有她的四个外孙和外孙女。当皮特到来的时候,老夫人正坐在炉子旁。孩子们围坐在餐桌前,每人面前都放着一个盘子,但是所有的盘子都是空的。每个人都在沉默着,只有炉中燃烧的木柴发出劈啪的响声。

皮特站在门边说:“晚上好,夫人。我可以看出,你们正打算吃饭。”

“是的,”老夫人说,“如果你想与我们一起吃饭,就请坐到餐桌前吧。”这不用老夫人说第二遍。实际上,还没等她把话说完,皮特已拿好盘子坐在了餐桌前,因为他实在是早已饿不可耐了。

但盘子依然是空的。“我们只能吃粥,”老夫人说,“因为我们没有别的。”然后屋子里又寂静下来。老夫人坐在炉前,孩子们坐在餐桌前,皮特也坐在他自己的空盘子前。粥还没有做好。“我们的食物很少,”老夫人又说,“我女儿出去提水了,我们必须等她回来。”

“当然了,没有水就没有粥,我很明白。”皮特说。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皮特觉得越来越饿。他是如此地饿,以至于越想粥越香。老夫人说:“每次我女儿去提水都要费很长时间。水井离这儿很远,并且她还得在路口采一些野果子回来。”

“当然了,如果不是她要采野果子的话,她会走得快一点。”皮特答腔。

“但是她不得不这样做。”老夫人说。

最后老夫人的女儿终于回来了,她一只手提着一桶水,另一只手提着一篮子野果。老夫人熬了满满一锅粥,然后他们坐下来开始吃饭。孩子们埋着头,狼吞虎咽,好象是在做吃粥竟赛。突然,那个最小的孩子高举着勺子大喊道:“啊,我赢了!”

皮特十分惊讶地看着这个孩子。老夫人不得不解释道:“孩子们当然不喜欢吃粥,所以我想了一个主意。我在每一盘粥里放了一个扁桃子,孩子们认为非常有趣。于是他们就象比赛一样去喝粥,看谁第一个发现桃子。虽然仅仅是一个玩笑,但是很有效。”皮特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

吃过饭,皮特道了谢,然后又上路了。他想,他不该再打扰了,老夫人她们应该安静地吃他们的饭后甜食,而他则可以在路上采到野果做甜食。皮特感到很有收获,这不仅仅是因为他填饱了肚子,更重要的是他从老夫人那儿学到了一些额外的东西,那就是计谋。

(未完待续)

(注:本文原载于《美人鱼》杂志1994年第二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