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为“蓝色农业”和“白色农业”

在今后三十到四十年的时间里,中国的人口将增至十五亿,从而人均可耕种土地面积将下降到 0.08 亩,人均占有水资源将下降三分之一。到那时,基于水和可耕种土地的“绿色农业”将趋于其承受能力的极限。为此有专家学者提出了“蓝色农业”和“白色农业”的概念,认为只有同时发展“三色农业”才能保证人们既有高的生活水准又有一个良好的生态环境。“绿色农业”的概念很容易理解,因为地里的庄稼都是绿色的。那么什么是“蓝色农业”和“白色农业”呢?

“蓝色农业”是指海洋农业。地球表面的百分之七十为海洋所覆盖。科学家预测,在未来的二十一世纪里,海洋将是人类的第二大粮仓。例如,海藻类是一种近海自然植物,它可以被加工成人类的食物,而每年可收获的海藻类相当于全世界小麦产量的十五倍。

“白色农业”是微生物农业和生物细胞农业的另一种称呼。之所以称其为“白色农业”是因为这种农业在生产过程中不对环境造成任何污染。另一方面,它需要一个清洁的环境作为基本的生产条件。尽管“白色农业”的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其潜在的巨大蕴藏量是可想而知的。据科学预测,如果世界上年产石油总量的百分之二采用微生物发酵技术进行处理,那么就可以创造出两千五到三千万吨的单细胞蛋白质,这足可以供给二十亿人口一年的食物。另一个例子是农作物的径杆。中国每年大约有五亿吨的农作物径杆,如果其中的百分之二十用微生物发酵技术来处理,可创造四百亿公斤的饲料,这相当于中国年消费饲料量的一半。从这种意义上讲,微生物工程可以将农业生产转化为工厂里的工业生产。一个年生产十二万吨单细胞蛋白质的微生物工厂占不了多大的地方,但是它所生产的蛋白质却相当于种植十二万亩的大豆,或相当于在两千万亩的草地上养殖奶牛和羊所能获得的蛋白质。

当然,“蓝色农业”和“白色农业”的建立需要时间。拿“白色农业”来说,人类所面临的最重要的任务是促进对微生物科学的研究。科学家预测二十一世纪将是生物学发生巨大变革的一个新世纪,但在中国农业科学院所属的三十七个研究所中,还没有一个被指定为对农业微生物学进行研究的单位。一些著名的专家学者已对此提出了许多建议。期待着不远的将来,“蓝色农业”和“白色农业”之花在中国大地上结出硕果。

摘自《CHINA SCIENCE AND TECHNOLOGY NEWSLETTER》总第14期

(注:本文原载于《美人鱼》杂志1994年第六期)

皮特的计谋(译,连载之六)

〔译自 Swen Wernstrom 的丹麦文小说:“Peter Fidus”〕

六、第一次获得报酬

太阳升起来了,天变得热起来了。

每天夜里皮特睡在楼梯间里,他并不觉得冷。虽说地面很硬,很不舒服,但晚上总是有个睡觉的地方。白天呢,他就在城里转来转去地看人。当每天的太阳高高升起的时候,他就到那个大餐馆里去饱饱地吃上一顿。

有一天,当皮特正坐在那里吃饭的时候,一个老头冲他走过来。那是一个非常老的老头,满脸都是皱纹,银灰色的八字胡径直伸向嘴角的两边。他走起路来就象是一只一跳一跳的乌鸦,肚子上还挂着一条硕硕闪光的金链子。

“那位正坐在那里吃牛肉的年轻朋友,你好!你就是那位著名的计谋大师皮特吗?”老头一边朝皮特走一边咕噜咕噜地与皮特搭上了腔。

“我的名字是叫皮特,我是正在吃牛肉。但著名的计谋大师嘛,我还不是。”皮特说。

“哎哟哟哟……,你当然是了。我的朋友们说了很多关于你的事情,‘食品’经理和‘玉米’经理非常赞赏你呢!”

“噢,是这样啊!”

这个老头用拐杖支撑在地上,摆动着他那闪闪发光的金链子。“我是‘儿童’经理,我也有很多烦心的事情。”老头说。

皮特心里犯起了嘀咕:一个这么老的老头,怎么会是“儿童”经理?正想着,老头解释道:“我有一个商店,是卖儿童服装的,有各式各样非常漂亮的婴儿裤。”

“噢,是这样。那你还有什么好烦恼的呢?”

“事情是这样的:人们都到另外的商店里去买婴儿衣服,可我想让他们都到我的商店里来买。”

“哎呀,仅仅如此啊,还有更糟的吗?这很容易解决的嘛!”皮特一副轻松自如的样子说道。

“什么,什么?容易?!我已经干了一百年了,不,五十年了,我是说生意并不是特别好。去年我挣了五十万,今年恐怕只能挣到二十五万。我很快就要穷死了!”

皮特觉得不可思议。他认为这些经理们真是很奇怪,他们每年挣那么多钱,但他们仍旧认为他们穷死了。“你应该印制广告,广告上面写‘儿童经理的裤子最好’!”皮特还是开始给这个自称快要穷死的老头出起了计策。

“不行,不行,不行!这一着我已经试过了,我已经试过了。”儿童经理咕噜咕噜地说道。

“你应该把广告通过邮局寄到老百姓家里。”

“不行,不行,不行!这一着我也试过了,可邮费太贵了。再说,大部分的广告没有用处,因为并不是所有的人家都有小孩子。”

“那你应该仅仅把广告寄给那些有小孩子的人家。”皮特顺口说道。

“是啊,你说的对呀!”儿童经理终于露出几分惊喜,但马上又愁眉苦脸起来:“可还是不行,不行,……,我怎么知道谁家有小孩子,谁家没有小孩子呢?”

再瞧皮特,满脸得意的神情,因为这一点他早已想到了:“你应该到教堂办公室去?”

“为什么?”儿童经理问道。

“因为你应该去和牧师谈谈。”

“谈什么?”

“嗨!你仔细听清楚。牧师呢,知道所有新生儿的情况,因为他需要把新生儿们的情况一一写在教堂里那本大大的登记簿上。你应该请求牧师寄给你所有新生儿的地址,这你不就知道谁家有小孩子以及他们住在什么地方了吗!然后,你可以放心地把广告寄给这些家里,由此你可以省下大量的邮费。”

至此,儿童经理才开始明白过来,他跳着转来转去,一时间变得简直象一头快乐的小牛,尽管他已经是一大把年纪的老头子了。“哈哈,哈哈!这真是一个绝妙的好主意!”

但时间不长,他又拉下脸来了:“你认为牧师会帮我吗?”

“那当然不是免费的了。极有可能你需要按每个孩子付给牧师 10 到 20 欧尔。”皮特想起了他曾住过的那家牧师,如果在那样小的一个地方有那么吝啬的牧师,在这样一个大城市里也肯定有有如此吝啬的牧师,所以他建议儿童经理要花点钱。

“嗯,是啊,我试试看吧。”老头的脸上立即露出了一丝笑容。正当他转身要走的时候,皮特又在后面开了口:

“你可以给我 1000 克朗作为报偿吗?”

“给谁?你说什么?”儿童经理咕噜道,他被皮特的话给下了一跳,差一点倒在皮特的饭桌上,因为他怎么也没想到一个计谋要花去他 1000 克朗。但皮特坚持道:

“如果人想得到好的主意,那么他应该有支付能力。”

儿童经理重重地支撑在他的拐杖上,以至于拐杖都快要被折断了。他的山羊胡子直竖起来,甚至于他那条金链子都停止了闪光。但是他还是双手颤抖着从口袋里掏出 1000 克朗递给了皮特。

“你这钱挣得可好容易啊!”老头咕噜道。

“你说的不错,这也许就是我的生活目标。但是你可以用我的计谋挣一大笔钱,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经历了这几件事情之后,皮特已经越来越聪明了。他拿着这有生以来第一次挣得的 1000 克朗,似乎晤出了一点道理。

(未完待续)

(注:本文原载于《美人鱼》杂志1994年第六期)

皮特的计谋(译,连载之五)

〔译自 Swen Wernstrom 的丹麦文小说: Peter Fidus〕

五、人应该吃饭

下午过去了,接下来的是晚上。夜幕悄悄地穿过街道,笼罩了广场。在这个大城市里,没有草地可以让皮特躺下来睡觉,他不得不睡在一个楼梯间里。

楼梯间里虽然不冷,但地面却很硬。当皮特第二天早晨醒来时,他感到全身都疼。

他爬起来绕着那个楼房跑了三圈,以便于活动开麻木的手脚。

一整个上午他都在街上转游,他的肚子又开始感到饿了,但他没有钱买食物。

碰巧他停在一个很大的餐馆前,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很多人实际上已经开始进餐馆吃午餐了。

皮特站在窗前往里探望:餐馆里坐了很多人,他们都在吃着香喷喷的饭。皮特盯着餐馆里人们正在吃着的饭,看啊!看啊!!当一个肚子里无货的人盯着食物看的时候,他的饥饿感会变得更加强烈。皮特感到腿开始发软,他差一点就要饿晕了。

皮特觉得他必须进餐馆里面去,以便弄点吃的。他这样做了,但是他没有一分钱。

皮特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瘦高个的男人,坐在一张靠窗的桌前。那是一个“玉米”经理,他拥有一个生产玉米片的工厂。当然,皮特并不知道这些。

玉米经理的盘子里有一块很大的牛肉,对一个瘦子来说,这实在是太多了!

皮特走近玉米经理说:“我是否可以得到一丁点大小的牛肉,你看,我饿了,但我没有钱。”

这个又瘦又高的男人吓了一大跳,手中的刀叉都掉了。“这可真是丢死人了!”他大喊道,“一个四肢健壮的大小伙子来要饭!”

“人穷归穷,可穷人也得吃饭啊!”

这个瘦男人挺直了身子,这样以来显得他更瘦了。“我这里不打发要饭的,快滚开!我自己烦恼的事情已经够多的了!”

“你也有烦恼啊?”皮特问道。

“这我倒是可以告诉你。”瘦男人气狠狠地说道,“去年我挣了四百万,今年我才挣了二百万,我很快就要穷死了。”

玉米经理的这番话又一次使皮特站在那里陷入了沉思:一个人如果已经挣了二百万,怎么会穷死呢?对皮特来说,只要有一块钱可以买一点碎香肠,他就已经很高兴、很满足了。

“我是玉米经理,我有一个生产玉米片的工厂,但是老百姓近来几乎不吃玉米片了。”瘦男人又补充说。

“噢,原来是这样啊!你不就是想让老百姓买你的玉米片吗?这好办!”皮特漫不经心地说。

“什么?什么?!你认为你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是吗?”玉米经理又一次大叫起来。

“是啊。”皮特一副随便的样子说道,“但你必须给我一点点饭吃作为报偿。”

“一点点饭?”玉米经理依然大叫,“谁会把一点点饭当回事儿啊!只要你能让老百姓吃我的玉米片,你每天都有饭吃。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我付钱!”

“那我现在就开始吃了。”皮特说。

他被允许坐在一把漂亮的椅子上,一个着装精良的服务员端着一个精美的盘子走过来,盘子里面放着一块又大又软的牛肉。

皮特从来没有吃过牛肉,他甚至不知道什么是牛肉。第一口下去,味道实在好极了。皮特觉得这顿饭救了他的命。当他一边吃饭的时候,一边就在想:怎样让老百姓来买玉米片呢?尤其是在他们不喜欢吃玉米片的情况下。

皮特开始回忆那个老夫人、她的孙子、孙女和那锅稀粥。老夫人说过,孩子们实在不喜欢吃粥,但她在每一个盘子里放了一个扁桃子,孩子们吃起粥来便非常踊跃,是为了找到那个扁桃子。虽然说稀粥是稀粥,玉米片是玉米片,但实质上并没有什么差别。老夫人的主意可以用在这里。

皮特吃饭的时候,玉米经理坐在一边已经开始不耐烦了:“快点出个主意,快点出个主意!”

他是那样的不耐烦,以至于站起来、坐下,坐下、又站起来。但是皮特却不慌不忙地吃他的饭。吃完盘子里的牛肉,皮特用那漂亮的餐巾纸擦了擦嘴,说道:“我知道你应该怎么办了:你应该在盛玉米片的盒子里多放一点东西。”

玉米经理的脸变得煞白煞白,他的全身都在颤抖,好不容易才镇定下来:“你、……、你完全疯了!我应该在盒子里放更多的东西?!那我岂不是要损失更多的钱了吗?”

“你不用装更多的玉米片,反正老百姓一点也不喜欢玉米片,孩子们更憎恨玉米片。不,你不用,你应该装点别的东西。”

“什么?”玉米经理更惊讶了。

“只是一个小小的扁桃子,不,不是,我只是说一些塑料玩具之类的东西,一辆小轿车或是一艘小船,一点也不值钱的东西。孩子们会缠着他们的妈妈去买玉米片,为了得到一个新的玩具,他们不得不每天都吃玉米片。你明白吗?”

现在玉米经理明白了,他钦佩地看着皮特说道:“这真是一个绝妙的计策!你的确配得上每天都得到牛肉吃。”

“但是你却可以挣几百万,不是吗?”皮特说。

“这完全是另外一个问题。”玉米经理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目标,我的目标就是挣钱。”然后他跑出餐馆,冲向他的汽车,他的司机在等他,并且也变得越来越饿。食品经理跳进汽车,汽车疾速地驶去。他要去试验皮特的计策,当然是急不可待。

皮特站起来,上街走了。玉米经理关于生活目标的话又一次引起了皮特的思考:我的生活目标是什么呢?当然,在我可以免费吃牛肉的时候,我的目标首先就是吃牛肉。终归他还是感到很满足:他现在至少每天都可以吃饱,仅此一点就比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吹的牛还要好。

(未完待续)

(注:本文原载于《美人鱼》杂志1994年第五期)

皮特的计谋(译,连载之四)

〔译自 Sven Wernstrom 的丹麦文小说:“Peter Fidus”〕

四、在大城市里

在这座大城市里,所有的东西都是大的。楼房很高,比皮特原来想象的还要高得多;马路也很宽,比皮特原来能想象的到的还要宽。

在这座大城市里,没有小修理厂,有的是大工厂。所有的东西都用机器制造;这里也没有小商店,有的是大超级市场、大百货商店,在那里人们可以买到所有的东西。

在这座大城市里,人们都很忙。高楼里面有电梯,人们上街要开车或乘公共汽车。人们在工厂里工作,到超级市场和大百货商店买东西。假如你想得到的多,你就必须快节奏地生活。

皮特空着手又没有什么可做,于是他尽情地驻足观望所有又大又好的东西。但是货郎肩上背着货箱,并且他认为他应当做些什么。于是他停在城中最大的广场上打开他的货箱开始叫卖:“1欧尔一支的铅笔啊,世界上最便宜的铅笔!快来买啊!”但是人们都很忙碌,没有人走向货郎,没有人去看他的货箱,没有人来买他的东西,无论他是如何地叫卖,也没有卖掉1欧尔的东西。

这很容易理解。这里的人们可以到大超级市场和大百货商店里去买东西,他们为什么要从一个小商贩的小货箱里买东西呢?最后货郎不得不放弃了。他关上货箱对皮特说:“我在这里甚至连买香肠和面包的钱都挣不到,我要回农村去。你跟我一起走吗?”

“不。我到城里来是为了找前途的,我必须先试一试我能否找到,所以我要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皮特回答说。于是货郎背上他的货箱离开了城市。皮特则留在了城里,这时他又象一开始一样孤独一人了。但他并未感到寂寞,城里到处是人--肯定超过一百万--皮特估计。

当日头很高的时候,皮特开始感到饿了。他转遍了全城,完全忘记了他应该找些食物。所以,他现在肚子饿了。他走进了一家名字叫“食品中心”的巨大的超级市场,这里什么都有:牛奶、面包、黄油、奶酪、肉和香肠,塑料袋里、玻璃瓶里、铁皮罐头里、纸盒纸箱里,统统的全是食物、食物、食物--所有的都是他需要的。

但是皮特一分钱也没有。他盯着所有的这些好食品,心想:哪怕是仅给他一点点香肠也好呵,仅仅是一小点,对这么多食品来说也算不了什么。当他站在那里看的时候,突然发现一个矮小的男人,这个男人在货架之间来回走动。他有一个肥肥的肚子、两个胖胖的脸颊,穿着很高级的服装,他看起来很富。“他肯定是这里的主人”,皮特想。

一点也不错,这个矮胖的男人正是这个食品中心的经理,他拥有这个巨大的食品中心。皮特走向胖男人说道:“我可以要一点点香肠吗?你知道,我已经很饿了,但我一点钱也没有。”“真不要脸!这么健壮的小伙子来要饭。”胖男人骂道。“人穷归穷,但也总得吃饭啊。”皮特试图解释一下。

食品经理耸起他那肥胖的腮帮子,试图作出一副让人可怕的样子:“我们这里不打发要饭的,我也没有时间和你扯淡,我自己的烦恼事情已经够多的了。”“你也有烦恼呵?”皮特问道。“这我倒是可以告诉你,”食品经理说,“去年我挣了两百万,今年我才挣了一百万。我很快就要穷死了!”

皮特怎么也不明白,人如果已经挣了一百万,怎么会穷死呢?对他来说,只要有一点钱,可以买一点点碎香肠,他就已经很高兴、很满足了。

食品经理又叹道:“太多的顾客,他们本应到我这里来买东西,但现在他们却都到别的超级市场去了。”

“嗨,如果是这样的话,应该是很容易解决的”。皮特突然想起一个主意,他想试试看能否以此换到一点碎香肠。

“什么,什么?”食品经理大叫起来,“你认为你能解决这个问题?”

“是的。但你必须给我一点香肠作为报偿。”

“当然,当然!如果你能把顾客都吸引到我这里来,你可以得到你的香肠。”

皮特开始回忆那个卖一分钱一支铅笔的老货郎。虽然每支铅笔赔一分钱,但他在其它东西上可以赚到更多的钱。至少在乡下的时候,这个办法很有效。在城里,人们不从货郎的小货箱里而是到大超级市场里去买东西,但这没关系,老货郎的主意照样可以用在这里。

于是,皮特说:“拿出一种东西来降价卖!”

食品经理的脸变得十分苍白,他那喘不过气来的样子,简直就象是离了水的鱼。过了好一会儿,食品经理才缓过气来:“你疯了吗?”他一屁股坐在地上,脸上的表情简直就象一根香肠打了他的头。

皮特先到别的超级市场去看了价钱,香肠的标价是20克朗/公斤。回来后,他找了一块大的硬纸板和一支红色的彩笔。他把硬纸板放在地上,然后用醒目的大字写上:香肠,10克朗/公斤。然后他把标有香肠价格的硬纸板挂到窗户上,等待着事情的发展。

与此同时,食品经理已经从地上爬起来,“那个年轻人哪儿去了?把他扔出去!他想让我穷死,我今年还要再挣50万呢。”食品经理想。但毕竟他那紫红的脸变得温和了,他又开始在货架之间奔跑和叫卖了。

皮特站在那里思索,“当人已经挣了一百万,他怎么会穷死呢?”但他很快就又想别的了,因为这时顾客已经开始象溪流一样涌来,食品中心里很快就挤满了顾客。所有的人都买了10克朗/公斤的香肠,但是他们也买了许多别的,每个人的篮子里都装的满满的。

交钱的柜台已经开始拥挤了,顾客们一边排队等待,一边看就近的东西。他们或是多买一升牛奶,或是多买一个白面包。货篮子满的象一座小山,收钱机哗啦哗啦地响,钱象溪流一样涌入食品经理的腰包。

现在食品经理明白了,皮特的主意真是不错。他穿过拥挤的人群走向皮特,说道:“这个计谋可真棒!你的确配得到一小段香肠。”

“可是你挣了好几千,对吧?”皮特问道。

“这完全是另外一个问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目标,我的目标就是挣钱。”

这引起了皮特的思考:“那我的生活目标是什么呢?当然,我能够得到香肠时,首先是吃香肠。”

于是他走到香肠架前,从最粗的香肠里拿出一段,立刻狼吞虎咽起来。皮特一边吃着自己用计谋挣来的香肠,一边又走入了大城市之中。

(未完待续)

(注:本文原载于《美人鱼》杂志1994年第四期)

皮特的计谋(译,连载之三)

〔译自 Swen Wernstrom 的丹麦文小说: Peter Fidus〕

三、一个货郎

接下来到了第二天的晚上。夜幕悄悄地涌出森林,笼罩了整个田野,但是天并不冷。皮特躺在路边的草地上睡着了。他肚子里吃得饱饱的,美美地睡了一整夜。

当他醒来时,听到阵阵的呼噜声。起初,他还以为是他自己打的呢。后来忽然发现是另一个人--一个躺在他旁边草地上睡觉的人。此人身上的衣服非常皱巴,他的身边还放着一个箱子。一顶满是污垢的帽子压在他的鼻子上,嘴上的胡子随着他的呼噜声一上一下地起伏着。

太阳已经升起来了,那个男人醒了。他坐起来,把帽子往後推了推,盯着皮特说:“呵,你好!你是谁呀?”“我实在什么也不是,”皮特答道,“我是打算到大城市里去做点什么。我正想问你,你是做什么的?”“我是做生意的。我背着我的箱子到处转着卖东西。如果你想到大城市里去,我们可以一起走,路上做个伴。”

于是,他们两个一起上路了。皮特因为没有背东西,所以走得比较快。那个货郎则用一根带子把货箱背在肩上,因而走起来较为吃力。他们谁也没吃早餐,两个人一边走一边各自想象着咖啡和圆面包,所以一开始他们相互没有多说什么。但是,当他们遇到别人的时候,货郎的话匣子便打开了。他打开他的箱子叫卖道:“一欧尔一支的铅笔啊!世界上最便宜的铅笔啊!快来买啊!”

他们最初碰到的是一个在上学路上的小女孩。她停下来看着货郎箱子里所有的东西,然后从口袋里抽出手伸到围裙里掏出11欧尔来。她买了一支价格1欧尔的铅笔和一把价格10欧尔的梳子。

他们遇到的第二个人是一个牵着一匹马的农夫。“我实在是写不了多少字,但这么便宜的铅笔我总是要买一支”,农夫说。于是,农夫拿了一支铅笔,货郎得了一欧尔,两者的脸上都露出满意的神情。但是皮特认为一欧尔并不是很多钱,于是当他们继续赶路时,皮特问道:“从一个顾客身上你能赚多少钱呢?”“我不赚钱,相反,每支铅笔我还要赔一欧尔,因为我的铅笔是以每支2欧尔的价格买进的。”

这一下皮特越发感到奇怪了:“那你为什么要卖一些你不赚钱的东西呢?”“实际上我也从中赚钱。”货郎答道。现在皮特可是完全糊涂了。但是货郎解释道:“今天我卖了两支铅笔,为此我赔了2欧尔,但我还卖了一把10欧尔的梳子呢。每把梳子的进价是5欧尔,所以每把梳子我可以赚5欧尔。这样算下来,从刚才这两笔买卖中,一把梳子赚来的5欧尔减去两支铅笔赔掉的2欧尔,我还净赚了3欧尔。”

货郎的想法显然是十分正确的。“大部分人都象那个女孩,他们一开始来是为了买便宜铅笔,但当他们看到我货箱里的其它东西时,往往还要买一些别的东西,而其它东西我都是可以从中赚钱的。”货郎继续解释道。“这一招真聪明,”皮特说,“我还从来没有想到。”

皮特和那个货郎继续向着城市的方向赶路了。但是由于路途遥远,一天之内肯定是到不了的。再说他们走得也不快,因为沿途每到一个村庄,货郎都要停下来叫卖:“一欧尔一支的铅笔啊!世界上最便宜的铅笔啊!快来买啊!”于是人们都跑来看这世界上最便宜的铅笔究竟是什么样子,然后他们会买了东西再离开,就象货郎说的那样。人们一旦开始买东西,就收不住了。于是货郎不仅卖掉了铅笔和梳子,还卖掉了刀子、刮胡刀片、鞋带以及针线等等。

当太阳高高升起的时候,货郎已经赚了很多克朗。于是他走进一家商店,买了香肠和面包。他们两个人都吃得饱饱的。但是到了晚餐又该吃东西的时候,货郎说:“这次该轮到你买香肠和面包了。”“可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呀,”皮特答道。“你应该可以找到办法的,”货郎又说。“我怎么找呢?我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卖啊!”皮特又问。货郎盯着皮特看了看,说道:“你既年青又健康,你的胳膊很强壮,这些应该是值点钱的。”“这一点我可从来没有意识到,”皮特说,“我用我的胳膊干了这么多年的活,我可从未得到过什么。”“你可以卖你的劳动力,”货郎说,“当没有其它东西可卖的时候,这是人不得不干的事情。”

过了一会儿,他们走到一个木柴店门前,店老板就站在那里。皮特走上前去说道:“我需要钱吃饭,但我只有我的劳动力。你愿意买几个小时吗?”“我很愿意。”店老板答道,“这里有一把锯和一把斧子,如果你到森林中去伐木然后劈成木柴,你可以一小时挣50欧尔。”

皮特拿起锯和斧子到森林里去了,货郎则放下货箱,躺在草地上等待皮特的归来。

皮特在森林里转了一下,最后选定了一棵最大的树。他先用锯锯大树的根部,于是树倒下来;然后他砍下所有的树枝,再把树干锯成若干段;最后把它们全部劈成木柴。

这是一个艰巨的工作,皮特已经干了三个小时。他擦掉汗水,胳膊和腿都已经很累了。但是他的活还没有干完,他必须把所有的木柴抱回木柴店并垛到院子里。他不得不往返很多次,直到把所有的木柴抱回。这又花掉了他一个小时。他现在不仅胳膊和腿很累,连腰也很酸了。但最后他终于干完了他的活,所有的木柴在木柴店老板的院子里垛成了一座漂亮的小山。于是皮特走到店老板面前说道:“我干了四个小时,现在你应该按我们事先说好的付我的劳动力钱了。”“当然,当然。四个小时,每小时50欧尔,一共是两克朗。”店老板说道,然后他给了皮特两克朗。正在这时,一个做面包的人开着他的货车过来了。车停在院子里,面包师傅伸出头来说:“好大的一堆木柴啊,烤面包时我可以用来烧我的烤箱。你这堆木柴卖多少钱呀,店老板?”

“十克朗。”店老板回答。“那我买了。”面包师傅说。然后他把木柴装到他的货车上,给了木柴店老板十克朗,开车走了。

皮特亲眼目睹了这一过程。起初他很惊讶,继而是愤怒。他走向木柴店老板,说道:“好啊,你没有动一个手指头就赚了8克朗,可我又锯、又劈、又拉,才挣了两克朗!”“世界就是这样。”店老板和蔼地说道。“那我可以自己卖掉木柴啊!”皮特说。“不,你不能。想想看,谁拥有锯和斧子呢?是我。我有工具,我赚钱。没有工具的人只能拿他们所能拿的钱。”老板又解释了一通。

现实就是如此。皮特必须满足这两个克朗。他去买了食物,这点钱刚好够买一块肉和足够的面包给货郎和自己吃。吃完之后,他们又有足够的能量继续赶路了。但他们必须先躺在草地上好好睡一觉,因为下一天,他们还要赶很远的路,他们要到大城市去。

(未完待续)

(注:本文原载于《美人鱼》杂志1994年第三期)

皮特的计谋(译,连载之二)

〔译自 Swen Wernstrom 的丹麦文小说: “Peter Fidus”〕

二、走进外面的世界

走在洒满阳光的乡间小路上,皮特感到无限地舒畅,这是他第一次不用工作。    他一边走一边想:生活原来是如此地美好。当他走累了,就躺在树荫下睡一觉;当他饿了,就坐在路边从那位善良的牧师夫人给他的那个小包袱里拿点面包和香肠出来吃。

在明媚的阳光照耀下,各种颜色的鲜花竟相开放,把整个世界装扮得姹紫妍红;鸟儿也在树上唱着欢乐的歌儿,连那绿绿的青草都散发出诱人的青香。皮特从未到过真正的乡村,他也从未见过迷人的野花和参天的大树,以及绿色的田野和红色的牛群,他喜爱这外面的一切。当然,他最喜欢的还是他现在所拥有的自由。

皮特认为那些野花非常好,所以当他发现有两个小孩在草地上采集野花时,心中颇有点不快。那是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他们每个人都拿了一大束五颜六色的花,但他们仍旧在不停地采。

皮特实在忍不住,上前问道:“你们为什么要把这些野花采走呢,小朋友?”

“因为我们要采一大束花。”小女孩似乎答非所问地说。

“可是这些野花盛开在田野里多么漂亮啊。”皮特说。

“但是我们想送给我们的妈妈一束花。”那个小男孩解释。

“为什么呢?”皮特问道。两个小孩盯着皮特,从他们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一定认为这是一个愚蠢的问题。

“因为我们非常喜欢我们的妈妈。”小女孩还是回答了皮特。

听了这句话,皮特心中不禁涌出一股热流。他想:“这个乡村不仅仅地方漂亮,而且这里的人也很善良和友好,我应该住在这里”。但他随即又想:“我是要到大城市去寻找机遇的,我不能随便就在一个地方停下”。于是当那两个小孩跑回家给妈妈送花的时候,皮特又继续赶路了。

天黑了,整个田野都被笼罩在夜幕之下,但是天并不冷。这是皮特离开那个小城之后的第一个晚上。他躺在路边的草地上美美地睡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清新的空气使得皮特早早地从睡梦中醒过来。他从那个小包袱里拿出最后一点面包和香肠作为他的早餐,吃罢又继续赶他的路了。

很快半天又过去了,时近中午,皮特感到肚子饿了,但是善良的牧师夫人给他的那个小包袱里已经再也没有什么可吃的了。他该怎么办呢?如果他不想饿死的话,他就必须去要饭。“嗯,我先进第一个院子去问问能不能给我一点吃的”,皮特想。

一会儿,他走到一个大的庄园前。庄园主一定非常富有,因为他的房子简直就象一座小城堡。胖胖的牛在田野上悠闲地吃草,肥肥的猪在猪圈里懒散地拱来拱去,漂亮的马在牧场上萧洒地奔跑,并且到处都能听到鸡、鸭、鹅的叫声。“这里一定有很多的食物”,皮特觉得找对了地方。但是庄园主却一边挥着鞭子一边说:“想从我这里得到些什么,没门儿。赶紧滚开,你这个小瘪三!”皮特这时才想起那位善良的牧师夫人说过的话:“你一定要警惕那些富人,他们都是黑心而且吝啬的,否则他们富不起来。”

皮特回到乡间小路上继续往前走,走了一段时间后他感到更加饿了。“天黑之前我必须找到一些食物,否则我无法坚持到明天”,皮特想。他不得不走入一片森林,以期找到一点野果吃。当他跳起来翻越树丛时,突然看到在森林边上有一座小屋,屋顶上的烟囱里正在冒烟。那里一定有人住。皮特又一次想起那位善良的牧师夫人说过的话:“假如你需要帮助,就去找那些穷人,他们虽然不富有,但是他们愿意与别人分享他们的一切”,他想:“他们住在这样小的一座屋子里,他们一定是穷人。”

是的,他们是穷人。在那座小屋里,住着一个老夫人和她的女儿还有她的四个外孙和外孙女。当皮特到来的时候,老夫人正坐在炉子旁。孩子们围坐在餐桌前,每人面前都放着一个盘子,但是所有的盘子都是空的。每个人都在沉默着,只有炉中燃烧的木柴发出劈啪的响声。

皮特站在门边说:“晚上好,夫人。我可以看出,你们正打算吃饭。”

“是的,”老夫人说,“如果你想与我们一起吃饭,就请坐到餐桌前吧。”这不用老夫人说第二遍。实际上,还没等她把话说完,皮特已拿好盘子坐在了餐桌前,因为他实在是早已饿不可耐了。

但盘子依然是空的。“我们只能吃粥,”老夫人说,“因为我们没有别的。”然后屋子里又寂静下来。老夫人坐在炉前,孩子们坐在餐桌前,皮特也坐在他自己的空盘子前。粥还没有做好。“我们的食物很少,”老夫人又说,“我女儿出去提水了,我们必须等她回来。”

“当然了,没有水就没有粥,我很明白。”皮特说。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皮特觉得越来越饿。他是如此地饿,以至于越想粥越香。老夫人说:“每次我女儿去提水都要费很长时间。水井离这儿很远,并且她还得在路口采一些野果子回来。”

“当然了,如果不是她要采野果子的话,她会走得快一点。”皮特答腔。

“但是她不得不这样做。”老夫人说。

最后老夫人的女儿终于回来了,她一只手提着一桶水,另一只手提着一篮子野果。老夫人熬了满满一锅粥,然后他们坐下来开始吃饭。孩子们埋着头,狼吞虎咽,好象是在做吃粥竟赛。突然,那个最小的孩子高举着勺子大喊道:“啊,我赢了!”

皮特十分惊讶地看着这个孩子。老夫人不得不解释道:“孩子们当然不喜欢吃粥,所以我想了一个主意。我在每一盘粥里放了一个扁桃子,孩子们认为非常有趣。于是他们就象比赛一样去喝粥,看谁第一个发现桃子。虽然仅仅是一个玩笑,但是很有效。”皮特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

吃过饭,皮特道了谢,然后又上路了。他想,他不该再打扰了,老夫人她们应该安静地吃他们的饭后甜食,而他则可以在路上采到野果做甜食。皮特感到很有收获,这不仅仅是因为他填饱了肚子,更重要的是他从老夫人那儿学到了一些额外的东西,那就是计谋。

(未完待续)

(注:本文原载于《美人鱼》杂志1994年第二期)

皮特的计谋(译,连载之一)

〔译自 Swen Wernstrom 的丹麦文小说: “Peter Fidus”〕

一、一顶破帽子

下面我要给大家讲一个非常真实的故事。

从前有一个名叫皮特的男孩,他的父母早已去世,在这个世界上他已经没有任何亲人了。皮特出生在一个小城里,他现在就住在这个小城里一个牧师的家里。

但是你不要以为皮特可以免费住在这里,他必须为牧师家干活,干很多的活。从大清早一直到晚上很晚,他必须劈木柴、提水、削土豆皮、擦地,还必须照看花园和上街采购。的确,每天都有一千件事情等着小皮特去干。

每到晚上,累的疲惫不堪的皮特一躺到床上,立即就会睡死过去,直到第二天一大早,新的一天工作又开始了。

只有每个星期天,皮特可以睡一会儿午觉。因为每个星期天牧师都要到教堂去讲经,随同前往的皮特,是根本听不见牧师在讲些什么,他坐在那里可以睡上两个小时直到回家。

尽管皮特工作非常辛苦,但他从未拿到过一分钱的工钱。牧师是个非常非常吝啬的人,皮特的旧衣服破了,牧师从未给他买过一件新衣服。不仅如此,牧师也从不给皮特足够的食物,当皮特快要饿死时,善良的牧师夫人便偷偷地给他一点本该扔掉的香肠。

城里的另外一些男孩子也想欺负皮特,在街上遇到皮特时总是讥笑皮特。有一次,这些男孩子还想打皮特,但皮特手上几乎总是搬着东西,所以很难还手。于是皮特设计,突然指着男孩子们背后大喊一声:“看,那是什么!”其实那里什么也没有,但是那些男孩子们还是转过头去看。“我还是从牧师那里学了点东西。”皮特这样想。然后在那些男孩子们发现上当之前,飞快地逃走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大冷天,皮特受命去商店买东西。那位善良的牧师夫人说:“他实在需要一顶帽子戴,可怜的孩子。”

“新帽子太贵了,”牧师说,“他可以戴我的那顶旧帽子,虽然破了点,但总是管点用的。”

皮特戴上牧师那顶又破又旧的帽子出门了。但他实在是很难上大街,因为他又遇到了那群讥笑他的男孩子。他尽快地往前走,但那些男孩子却一直尾随着他。他们不停地讥笑皮特并大声喊叫:“快看这顶又破又旧的帽子啊!皮特有一顶可笑的帽子,皮特有一顶可笑的帽子!”

皮特气极了,他愤怒地撕碎了那顶旧帽子并把它扔到河里。“虽然天很冷,但总比被别人取笑强。”皮特想。那顶被撕碎的帽子随波逐流,很快就看不见了。河水奔涌着冲向大海。

那些男孩子停止了讥笑,也许他们有一点内疚。

皮特去商店买了东西,顺顺当当地回了家。他再也没有受到讥笑。

时间一年一年地过去了,皮特觉得自己长大了一点,身体也强壮了一些。每一年的春天他都想:我没有必要在这里呆得太久,我很快就要长大了,我要离开这里。

有一天,皮特觉得自己象一个成人了,他觉得必须做点大事情。那是一个美丽的春天,夏天快要到了,他想:“如果我要离开这里去走自己的路,必须是在夏天,因为夏天比较暖和,比冬天容易熬过。”于是,他走到牧师面前说:“现在我要去走我自己的路了!”

那个吝啬的牧师听了非常生气,气得脸都变青了。他大喊到:“你吃我的、住我的,现在你长大了、翅膀硬了,就想去走自己的路了!我养你这么大,你应该考虑如何报答我才是。”

但是皮特依然坚持,他已经下定了决心。

善良的牧师夫人从厨房走来,偷偷地塞给皮特一个装着面包和香肠的小包袱,满脸忧郁地说:“可怜的孩子,你怎么真的要离开这里啊?”

“我不是可怜的孩子,”皮特说,“我现在已经是大人了,大人就应该到外面的世界去闯荡,去寻求幸福。”皮特越说越气愤:“我在这里为你们从早干到晚,你们却从不付给我钱。我要去找一个另外的工作养活自己,我要到大城市里去,那里会有很多机会。”

“那么,我希望你能找到一个好的工作。”善良的牧师夫人说,“我还要送你一句话带着上路:你一定要警惕那些富人!他们都是黑心而且吝啬的,否则他们富不起来。假如你需要帮助,你就去找那些穷人,他们虽然不富有,但是他们愿意与别人分享他们的一切。”

牧师夫人的这句话伴随着皮特走向了外面的世界。

(未完待续)

(注:本文原载于《美人鱼》杂志1994年第一期)